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情欲场】(29)作者:bulun
【情欲场】(29)作者:bulun
字数:71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二十九、酒媒

  过了片刻,沈红英说:「老弟,你们之前感情怎么样?」

  「如果没有离婚这事,我认为之前我们感情比较好,至少我是一切以她为中心,她对我好像也没有什么不满。」

  「你原来有小孩吗?」敢情沈红英她们对自己其他情况不是很清楚。

  「有一个儿子,失踪了。」说到儿子,刘斌感到一阵心痛,脸上神色随之冷了下来。

  「失踪了?」沈红英惊问一句后,发现了刘斌神色的变化,连忙安慰说:「老弟,你不要太伤心,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将来可以找回来。」

  「刘哥,好人会有好报的。孩子将来肯定能找回来。」牛丽丽也一旁安慰说。
  「谢谢。」刘斌对牛丽丽等人微微一笑,接着说:「这个只有看天意了。希望他还活在世上。」

  「对了,刘哥,车修得怎么样了?」点好菜的谭倩感觉到气氛不对,连忙岔开话题。

  「修理厂说,后天可以拿车。」

  「我们沈姐够意思吧?」谭倩见刘斌点头,接着说:「那你今天一定要多敬她几杯酒。」

  「小倩,你又唯恐天下不乱,想让姐出丑是吧?」沈红英笑斥谭倩。

  「姐,喝酒不就是开心,今天正好林大哥出差了,你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刘老弟,我告诉你,我们这几人中间就是小倩和丽丽可以陪你喝,所以让她们两个坐你旁边。姐是不行,那天姐回去都站不稳了。」

  「沈姐,我也不能喝。」牛丽丽脸色微红地说。

  「反正你比我强。」

  众人说闹了一会,菜才陆续开始上传。酒仍是刘斌头痛的红酒,但是在座的都是女士,只有尊重众人意见。这顿饭,刘斌说话不多,因为旁边的牛丽丽话不多,而谭倩则多数时候在与其他姐妹笑闹,没有多少时间单独与他说话。但是,他酒喝了不少,四瓶红酒,差不多喝了一半。

  吃晚饭,众人又提出去唱歌,刘斌原以为还是前天晚上那个歌厅,非常乐意,心想自己正好可以去打听一下,前天晚上张明与哪些人在一起?谁知不是,而是另一家环境条件差不多的歌厅,吴丹似乎与这里的老板关系很好。

  包厢比上次的大,里面装饰也不错,六个人坐在里面很宽松,沈红英建议换个小一点的,但是谭倩说很好,大一点好跳舞。

  这次谭倩一次就点了四瓶红酒,并说不够再加,今晚要玩开心,醉了上面可以开房睡觉。也许是老公出差了,上次不怎么喝酒的沈红英这次放开了,酒一上来,便主动找上了刘斌,而且每次都会有意无意地将刘斌旁边的牛丽丽捎上,弄得牛丽丽有些不自在。牛丽丽坐刘斌旁边,也是沈红英安排的,她当时没有表示异议。

  其他人更不放过包厢里的唯一男性,那个新来吴丹也大方主动,不时上来敬刘斌一杯。她是谭倩的同学,今天来找谭倩有事,因此被谭倩叫了过来。不到一个小时,两瓶红酒便喝完了。刘斌一看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呆坐着,必须去唱歌或者跳舞才行,否则不用到散场,自己就会趴下。当歌声响起时,他主动邀请沈红英跳舞,沈红英说:「老弟,今天姐喝多了,有点站不稳了。」但是还是很大方地站起身来,和刘斌来到厅中,随着音乐跳了起来。

  「老弟,丽丽是对你有些意思,你看她今天很少主动敬你酒,似乎怕你喝多了,其次是一直默默关注着你,你要主动一些,等会多陪她唱几首歌、跳几曲舞。」沈红英一边跳一边在刘斌耳边说,以致她那饱满而又高耸的胸脯贴上了刘斌的胸膛也没有在意。

  如果是以前,刘斌会注意与女性的交往,通过今天下午的一番思考,觉得要建立广泛的关系,就不能太在乎对方是男是女,只要自己心中没有歪念就行,轻轻点头,笑着说:「谢谢姐,我会的。」

  与沈红英跳完舞,刘斌回到座位上,与众人喝了一杯酒后,笑对牛丽丽说:「丽丽,我们合唱一首歌怎么样?」

  「好啊,你们唱什么歌,姐帮你们点。」牛丽丽尚未回答,一旁的沈红英接腔说。

  牛丽丽已经泛红的粉脸上闪过一丝羞怯,小声说:「刘哥,你想唱什么歌?」
  「我好久没唱了,太新的歌不会,老一点,看你喜欢唱什么歌。」

  「那来一首《敖包相会》?」沈红英一旁建议道。

  牛丽丽没有出声,只是将目光转向刘斌,似是征求意见。刘斌见牛丽丽没有反对,便说:「好,那就陪我们的警花妹妹唱首《敖包相会》。」

  牛丽丽在瞋了刘斌一眼,略带羞涩地说:「刘哥,你别拿我开玩笑好不好。
  我是什么警花,是她们乱叫的,公安系统比我漂亮的多得是。「

  刘斌看到牛丽丽那娇羞的女儿样,笑着说:「你在我心中就是警花,而且是最出众的警花。」

  刘斌这一说,牛丽丽更加羞涩,瞟了刘斌一眼,没有出声,好在这时音乐响了起来。刘斌一听正是《敖包相会》,拿过麦克风,递给牛丽丽一支。厅里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谭倩说:「站起来,到中间唱,哪有坐着唱歌的。」

  刘斌闻言大方地站起来,牛丽丽也只有随着站起身来,虽然神色有些不自在,但是能够坦然面对,没有忸怩,和刘斌一道走到包厢中间,对着屏幕唱了起来。
  当刘斌唱到「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哟,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哟呵」时,沈红英等人起哄说:「美丽的姑娘早就站在你身边了,你应该主动一点、热忱一点,这样我们的警花姑娘才会到来,靠近你。」

  牛丽丽虽然脸带娇羞,但还是认真地接着往下唱,当唱到「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哟呵」时,谭倩跟着起哄说:「刘哥,我们美丽的警花丽丽告诉你了,你不但要热忱,而且还要有耐心,这样她就会向你跑过来。」

  刘斌对沈红英等人的笑闹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始终含笑面对,牛丽丽却有点娇羞难胜。偏偏众人不放过,两人一唱完,纷纷举杯上来敬酒,然后又让他们单独碰了一杯。以致后来牛丽丽不敢再陪刘斌唱歌,只陪他跳舞。

  当刘斌和牛丽丽开始跳舞时,沈红英和谭倩也跟着跳了起来,沈红英当男生,当两人跳到牛丽丽身边时,故意将牛丽丽往刘斌怀中撞,有几次牛丽丽被撞入刘斌怀中,让两人身体来个全面接触。

  如此一闹,刘斌也有些尴尬了,特别是几次全面接触后,从牛丽丽异样的目光中感觉出对方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后来,他不敢再邀牛丽丽跳舞了。但是,又不能坐着不动,这样只会不断地被未唱歌的人敬酒。虽然红酒酒精浓度低,上头慢,开始不怎么觉得,但是一旦感觉喝多了,就很难控制,最后他只有起身邀沈红英跳舞。

  谁知酒劲上来的牛丽丽,开始报複,借点歌的机会,经过两人身边时将沈红英推入刘斌怀中,与刘斌也来个满怀。爱开玩笑的沈红英脸上也显过一丝羞涩,但是不像牛丽丽那样马上离开刘斌怀中,而是顺势搂紧刘斌,胯部也贴着刘斌两腿之间的突起部分,感受他的粗大,并在他耳边悄悄说:「老弟,你的本钱不小哦,要不要姐今晚帮你和丽丽到上面开间房?」

  刘斌没想到沈红英这个时候还开玩笑,笑着说:「姐,我看不如给你自己开一个,正好姐夫不在家。」

  「我开一个?行啊,你来陪我?」沈红英根本不惧刘斌调笑,反将一军。
  刘斌不敢再与沈红英开玩笑,只有笑着说:「我不敢,怕姐夫到时把我灭了。」
  「胆小鬼。」沈红英笑着在刘斌额头上点了一指,离开了他怀抱。

  刘斌回到座位上,又被迫喝了几杯酒后,对牛丽丽说:「丽丽,你怎么也做弄刘哥。」

  「她们这些人,你越是老实越是拿你作乐,我不反击,等会她们会更过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牛丽丽没有刚才羞涩了,接着又说:「刚才沈姐与你说什么悄悄话?」敢情牛丽丽一直在关注他们。

  刘斌自然不能告诉牛丽丽实情,开玩笑似的说:「沈姐要我大胆地追你,说你是个好女孩。」

  「你别听沈姐胡说,她喜欢开玩笑。」牛丽丽娇羞地看了刘斌一眼,不再好奇下问。

  刘斌本想在和牛丽丽开开玩笑,这时第一次见面的吴丹又端着酒杯过来,说:「刘哥,你既不唱歌,又不跳舞,那就陪小妹喝杯酒。」

  刘斌又只有端杯,刚喝完杯中酒,放下杯,和谭倩跳完舞的沈红英走了过来,说;「当男生,跳起来很别扭,老弟等会你配倩倩跳。」

  谭倩则笑着说:「刘哥要陪丽丽,还是算了吧。」

  牛丽丽一脸娇羞,趁谭倩经过刘斌身边时,将她刘斌身上一推,谭倩没注意正好跌入刘斌怀中,坐在刘斌大腿上,牛丽丽开心地说:「现在把刘哥让给你。」
  谭倩感觉到屁股上有个很粗的东西顶着自己,神色一证,很快明白过来,急忙从刘斌身上起来,想追打牛丽丽,牛丽丽早已跑开,最后只有啐了牛丽丽一口,说:「你这个死丽丽,不知好歹,等会别怪姐真把刘哥抢过去。」

  笑闹中,四瓶红酒不知不觉喝完了,刘斌见时间才到十一点,众人并没有散去的意思,只有叫服务员再加两瓶,一旁的牛丽丽听到后,立马制止,说:「刘哥,都喝得差不多了,我不能再喝了,最多再加一瓶。」

  刘斌也感觉到自己喝得差不多了,接受了牛丽丽的意见,谁知谭倩不同意,说:「好事成双,要加就加两瓶。」

  「那你喝,反正我是不能喝了。」牛丽丽一旁说。

  「呵呵,说好了今晚要玩开心,谁也不能少。你如果喝不了可以找人代,但是如果代喝的人醉了,你得负责照顾。」

  「喝就喝,只要沈姐和吴丹不反对。」牛丽丽发现沈姐和吴丹的酒量比较小,尽管她们喝的比较少,但是也差不多了,不再坚持,将矛盾转移到两人身上。
  酒劲开始发作的沈红英,豪气干云地说:「喝就喝,大不了一醉。」

  有些微醉的吴丹正在点歌,也许是第一次和大家在一起,虽然听到了,但是没有出声,年龄最小酒量不错的彭颖则在一旁含笑不语。

  酒劲开始上来,众人玩得更疯了,牛丽丽也没有了先前的羞涩,为了避免少喝酒,主动邀请刘斌跳舞,正好这时彭颖唱的是节奏比较慢的歌,很适合跳慢四,便与刘斌在厅中慢慢摇动起来。谭倩为了报複上次自己被牛丽丽推倒坐在刘斌怀中,借跳舞的机会又将牛丽丽撞入刘斌怀中。这次牛丽丽没有像前几次一样急着离开,干脆搂着刘斌,贴着他身子,眯着眼睛随着节奏慢慢地摇动着。这样一来,刘斌有些不好受了,鼓胀的下体贴着对方小腹,来回摩擦,让下体越发鼓胀难受,而牛丽丽似乎不在乎,刚刚将臀部翘起一点,避免下体与对方身体接触,不一会牛丽丽的小腹又跟了过来,保持着若即若离的状态。

  音乐停止了,牛丽丽仍未松开搂住刘斌的手,依旧眯着眼睛,按照原来的节奏摇动着,刘斌不得不提醒说:「丽丽,等会再跳。」

  「刘哥,我真的不能再喝了,现在下去肯定又得喝酒。」原来牛丽丽是为了躲避喝酒。

  偏偏沈红英不放过,说:「你们别这么难分难舍好不?难道等会散场了有的是时间。」

  沈红英这么一说,牛丽丽只有与刘斌松分开,回到座位上,不可避免地被迫喝了一杯,刘斌更不可能逃脱。喝完酒,牛丽丽主动去点歌了,当牛丽丽的歌声响起时,谭倩邀刘斌来为牛丽丽伴舞。谭倩似乎也有些上头了,一点也不忌讳刘斌臌胀的下体贴着自己小腹,反而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斌说:「刘哥,你今晚好幸福,丽丽可是从来没有这么搂着男人跳过舞。开始我们沈姐还怀疑,你妻子与你离婚,是不是你不行,没想到这么久了你那里还那么硬,如果不是丽丽在,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刘斌知道这些人喜欢开玩笑,酒劲上来后,也没有什么顾忌了,笑着说;「这与丽丽有什么关系?如果小倩妹妹不回去,那刘哥就陪你,让你检查一下刘哥究竟是不是腊样银枪头。」说完故意用下体顶了谭倩一下,弄得谭倩娇羞满脸,急忙翘起臀部。

  一曲还未跳完,两人便回到了座位。牛丽丽唱完后却不回座,依旧拿着话筒。沈红英似乎知道牛丽丽的用意,催着刘斌上前去敬酒,并且将两个装了小半杯酒的酒杯递给他。牛丽丽见刘斌端着杯子过来,推说不能喝了。刘斌将她杯中的酒倒了大半在自己杯中,再把杯子递给她,说:「这下可以了吧。」牛丽丽没办法只有接过杯子,喝下杯中酒。

  刘斌刚回到座位,谭倩便说:「小颖,你刘大哥还没喝好,刚才嫌沈姐酒倒少了,你再敬他一杯。」说完笑嘻嘻地看着刘斌,敢情他的动作被谭倩看到了。
  刘斌感觉酒劲开始发作,有些飘飘然了,连忙推辞,但是谭倩和彭颖不放过,彭颖年岁最少,撒娇地抓着他的胳膊说:「刘大哥,你如果想成为我姐夫,就必须喝了,要不我这个姨妹子会拼命造难。」

  尽管刘斌对牛丽丽没有多少想法,但是不想让彭颖误会自己对牛丽丽没有兴趣,只有喝下杯中酒。他虽然感到有些飘飘然了,但是喝完酒,还是站起身来邀彭颖跳舞。彭颖年岁比较小,没有其他人这么疯,加之有男朋友,其他人也不怎么过分开玩笑,跳舞时没有紧贴着,他这才稍微感到轻松一点。但是不管怎么样,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气他无法回避,在酒精作用下,这种香气格外容易让人兴奋。
  与彭颖跳完,刘斌不敢再主动邀其他女士跳舞了,怕自己控制不住,届时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然而,刚一坐下,酒杯便端了过来,已经醉意朦朦的吴丹又过来和他喝酒,不喝还不让,似乎今晚非让他喝酒不可。

  如果是以前,他会中途找机会出去坐坐,但自前天晚上在金钻遇上小慧的事后,觉得在这种场合还是少出去为好,免得遇上与自己不相关但是又看不惯的事,招来麻烦。然而,不出去酒就得多喝,唱歌基本没有自己的份,要想少喝酒就只有跳舞。在酒劲没上来之前,他还敢跳,现在舞也不敢跳了。他只希望早点散场,但是又不敢主动提出来。

  当牛丽丽又唱完一首歌时,已是满脸通红的沈红英又催他上前敬酒。这次他没有上前,而是拼命地摇着手说:「姐,我真不行了。你就饶了我吧。」

  「男人不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更何况是给这么漂亮的警花妹妹敬酒。」
  沈红英说。

  「刘哥,你不喝酒也可以,那你上去给丽丽献个吻。」谭倩也一旁起哄说。
  站在厅中的牛丽丽见刘斌可能真的不能再喝了,说:「沈姐,倩倩,刘哥今天喝的较多的了,可能真的不行了。」

  「丽丽,你怎么知道他不行?」沈红英抓住牛丽丽的语病马上攻击,弄得牛丽丽娇羞满脸,赶紧补充说:「沈姐,我是说他可能真的不能喝了。」

  「只要没倒下就能喝。」沈红英说。

  「姐,那我先陪你喝一杯,然后和丽丽喝。」刘斌立马将沈红英一军。
  「好。」酒劲上来的沈红英根本不在乎,爽快地喝完了杯中酒。

  刘斌被逼得没办法,只有摇摇晃晃地上前给牛丽丽敬酒。牛丽丽怕刘斌摔倒,连忙扶住,接着酒杯,喝完杯中酒。

  「丽丽,你再陪刘哥跳个舞。」当牛丽丽准备陪刘斌返回座位时,谭倩又在一旁起哄说。

  「我站不稳了,不能跳了。」刘斌能忙摆手。

  「刘哥,跳舞可以少喝酒。」牛丽丽拉着了他。

  「丽丽,我真的真不稳了,等会把你弄摔倒了不好。」刘斌连忙解释。
  「刘哥,我们慢慢跳。」牛丽丽说完手已搭上刘斌肩膀。

  刘斌想想也有道理,只有打消回座的念头,搂着牛丽丽在厅里慢慢摇动起来。开始刘斌还刻意避免下体与对方相碰,但是慢慢的两人便贴在一起了。牛丽丽完全不在乎刘斌鼓胀的下体贴着自己,闭着眼睛和他慢慢摇动,到后来上身也贴在一起了。既然牛丽丽不在乎,刘斌也不再刻意回避。

  众人也许多喝得差不多了,竟然不起哄了,彷佛两人本应该这样跳舞一般。
  刘斌看着牛丽丽红红的粉脸,心动不已,忍不住在她耳边小声说:「丽丽,你好漂亮。」

  刘斌这一说,让神色本来还比较正常的牛丽丽脸上迅速浮上一片娇羞,媚眼如丝地看了刘斌一眼,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刘哥,这样挺舒服的。」
  当歌曲结束时,两人并没有马上分开,依旧按照原来的节奏的摇动。牛丽丽看刘斌的眼神与先前不同了,先前有着闪烁与羞怯,此刻则多了一份柔情和甜蜜,直到刘斌发现,才羞涩与刘斌分开。坐落后,谭倩过来敬酒,牛丽丽没有推辞,并说:「刘哥,你如果喝不下了,我帮你喝。」

  这句话被一旁的沈红英听到后,说:「原来丽丽你还能喝,那再来一瓶。」
  敢情两瓶酒又喝完了。刘斌作为请客的人自然不能反对,将目光投向牛丽丽,希望她反对,谁知她说:「再来一瓶,大家平分,喝完就散场。」

  「丽丽姐,我不能喝了。」尚比较清醒的彭颖马上表示反对说。

  「好,喝完就散场。」有些迷糊的吴丹赞成牛丽丽的提议。

  刘斌把目光投向相对比较清醒的谭倩,谭倩说:「好再来一瓶,喝完散场。」
  刘斌只有叫服务员再拿酒。这次是平分,彭颖借口男朋友来接了想逃脱,被谭倩拦住了,逼着她喝完再走。而吴丹喝下杯中酒后,已经站不稳了,谭倩只有宣布散场,同时对沈红英和牛丽丽说:「我陪吴丹先走,你们赔刘哥买完单再走。」
  待刘斌买完单,沈红英已经站不起来了,也有些站不稳的牛丽丽见状,看着刘斌说:「刘哥,怎么办?」

  「林大哥出差了,这样吧。你也站不稳了,到上面开间房子,你陪她到上面休息吧。」刘斌感觉自己走起来也有些轻飘飘的了,不可能再护送两人回家。
  牛丽丽想了想觉得也只有如此。当服务员把房卡拿来时,牛丽丽也要撑着墙壁才能走稳了,不可能再搀扶沈红英,刘斌只有强打精神叫来服务员,帮自己一起把沈红英扶到楼上房间里。

  沈红英一着床,便迷迷糊糊睡着了。刘斌说:「丽丽,你最好是帮她把衣服脱了,盖上被子,免得到时感冒。」

  牛丽丽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想帮沈红英脱衣服,怎奈沈红英全身软绵绵的,根本不能配合,而牛丽丽本就有些站不稳了,不得不叫刘斌帮忙。刘斌负责搬弄沈红英的身子,牛丽丽负责脱衣服,两人费了好大一会工夫才将沈红英的外衣脱掉。外衣脱掉后,沈红英的胸脯显得更加巨大,比刘斌目前所经历过的女人都巨大,而且还不是很绵软,像小山一样耸立在胸前。在搬弄沈红英时,他心里已经开始悸动,此刻更是心旌摇动,只有赶忙拉过被子盖住眼前的致命诱惑。

  将沈红英安顿好,刘斌便准备离去,这时牛丽丽说:「刘哥,再陪我坐一会。」
  看着牛丽丽企盼的目光,刘斌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牛丽丽此刻完全没有了羞涩和矜持,刘斌在身边一坐下,便把身子靠了过来。

  「丽丽,你也喝多了,早点休息吧。」刘斌本来已经有些难受,牛丽丽再这样靠着,身体更难受,先怕控制不了自己,赶紧劝说。

  「刘哥,再抱抱我。」牛丽丽却不愿他走,并且将身子往他怀里挤来。
  刘斌心里清楚这下去会很危险,但是还手是不听指挥地伸了过去,搂住了对方。牛丽丽顺势挽住他脖子,依在他怀中,说:「刘哥,抱紧我。」

  「丽丽,我们不能这样。」刘斌口里这么说,手却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对方。
  牛丽丽仰着头媚眼如丝看着刘斌,并翘起红唇,同时将刘斌的脖子往下拉。
  刘斌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本想拒绝,但是头却不受控制地低了下来,吻住了对方凑上来的红唇。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