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04)【作者:hangyuanfly】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04)【作者:hangyuanfly】
字数:72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舅舅浴室强奸外甥女

  一周过去了,小王果然没有再来骚扰老婆。这周周一乘坐航班飞往广州出差了。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只是不知怎么的竟有些失落,空荡荡的。

     ***    ***    ***    ***

  老婆要和她的闺蜜一起去逛街,所以特意打扮了一下。

  只见老婆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竖纹大开领紧身衬衫,凸显出那对傲人的浑圆巨乳,乳丘间一条深深的乳缝煞是迷人,让人浮想联翩。下身是一件灰色齐臀小短裙,将丰硕顶翘的美臀紧紧地包裹着。再配上老婆的杨柳细腰,完美的S 型曲线被勾勒出来,性感、诱惑。

  原以为这样完美的老婆只属于我一个人,但是现在不是了。她的胴体被小王不止一次的彻夜蹂躏。她已经不再是我那个纯洁的老婆了。只有把我自己灼热的精液射入老婆小穴,洗刷她被玷污的阴道肉壁,才能找回对老婆的拥有感。
  看着老婆对着镜子搔首弄姿,我恨不得立刻把老婆按倒在床上,撕破她下体的丝袜,端着长枪长驱直入。

  情不自禁的我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她,双手在乳峰上不停地揉搓着。只是隔着胸罩无法感受大奶的水嫩、爽滑。幸好衬衫开领很大,向下一扯,一对大奶兔就探出头来,粉红的乳晕和鲜红的乳头完美的展现在镜子前。我探过头,一口叼上老婆鲜嫩的肉头,贪婪的吸吮着,另一只丰乳在手里揉搓着。

  老婆轻哼了一声,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就像给自己的宝宝喂奶一样。

  突然,老婆的电话响起,打破了满屋的绚丽和爱意。

  电话是老婆的妈妈打来的。老婆的舅舅9 年前因为强奸罪入狱,就在我们相邻的城市服刑。一周后就是他出狱的日子。希望我们夫妻能他收留一段时间,之后会来人接他回老家。

  这事他们之前从未向我和老婆提起,今天才知道,要不怎么也要探望一下。可能是因为太过丢脸了吧。

  老婆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又能说什么呢?一个50多岁的老人,还是老婆的舅舅,并且也不常住。也就应下了。

     ***    ***    ***    ***

  一周后,我和老婆开车去接舅舅出狱。

  办好了手续后,狱警将一个看起来已经70多岁老头领过来。他,衣衫褴褛,全身脏乱不堪,大老远就飘来垃圾桶般的恶臭,身体瘦弱不堪,一看就长期营养不良。这监狱确实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老婆忙上前扶住舅舅,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舅舅也喜极而泣。也是啊,终于熬出头,重获自由了。我们夫妻搀扶着他往外走。

  走着走着,我就发现,舅舅有意往老婆身上靠,肘部故意挨着老婆的乳房,磨蹭着。舅舅有些陶醉在老婆丰满而性感的胸部上。而老婆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在要上车的时候,舅舅一个不小心,跌倒了。正摔在老婆脚下。

  老头的眼睛立刻被眼前的一双黑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吸引住了。他顺着黑丝往上看,隐约可见裙底绚丽的风光,黑丝的包裹下粉红俏皮的小熊内裤,以及勾勒出的两个肉丘间的细缝。

  老婆弯腰去扶他。他忙移开视线避免尴尬,但是刚才的风景不禁让他咽着口唾沫。下体竟直起一顶小帐篷。

  这老头在里面被折磨成这样,居然还有性能力。可能就是性能力太强了,管不住才进去的吧。

     ***    ***    ***    ***

  两个城市不是很远,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进了市区,舅舅的眼睛就不够用了,完全是土老帽进城,看什么都新鲜。立交桥、收费站、高速路、超市、便利店、双层巴士、电动车,还有智能手机、Pad等等。

  等进了小区,到了家门口,老人却怎么也不肯进门。也许在他看来,小区里的湖光山色、喷泉假山,太过超出他的想象了。楼内的壁画衬托着小区的高雅,也反衬了他自己的底下,自卑感悠然而生。我们夫妻硬拖着,才把舅舅架进屋里。
  老人进屋,见屋内整洁的摆设,更加唯唯诺诺。让他坐在沙发上,他却直接坐在地上。

  「舅舅,你怎么坐地上了,快起来!」,我赶忙去扶他。

  「在监狱里都习惯了,都是这样。再者你家这么好,我身上又脏,别给你弄脏了。」,舅舅说。

  「你这不都出来了吗?哪还能像在里面一样,快起来。沙发脏了可以洗。地上凉,你着凉了,可怎么办啊?」,我和老婆把老人扶到沙发上。

  老婆去找几件合适的衣服给舅舅洗澡后换上。我陪舅舅看电视。

  一会儿,舅舅说要上厕所,我领他去,并告诉他怎么使用座便。我一个人看了半天的电视,舅舅还没回了,刚才明明听到冲马桶的声音了。

  我起身看去。舅舅扒着我们卧室的门缝往里看,眼里发着精光。

  原来老婆在卧室换衣服,她背对着房门脱掉衣服,露出洁白的玉背,圆润的乳缘、不堪一握的细腰、丰满上翘的美臀,白嫩纤细的大腿,勾勒出匀称的微熟的少妇之美,简直就是真人版的蒙拉丽莎。舅舅边看边咽着口水。

  老婆微微侧了一下身子,弯身去拿床上的家居服。这正好让舅舅到老婆的峰峦叠嶂的美胸,完美的S 型侧身,以及阴阜上俏皮的黑森林。

  为了不让舅舅难堪,我回到沙发上,喊老婆快点给舅舅准备洗澡水洗澡。舅舅很快就回到沙发上。

  老婆去了一下厨房,然后就让我再去买点菜,冰箱里的菜有些不能用了。
  想着刚才舅舅色眯眯的偷看自己的外甥女,并且他可是因为强奸罪进的监狱。这样留老婆和他在家里,怎么都感觉是羊入虎口。

  但是,又一想,有什么好怕的,他现在就是个瘦弱不堪的小老头,能怎么样,顶多就像刚才那样偷窥一下。老婆的逼都不止一次被小王干肿了,被看看也无所谓了。

  于是,去地下室取车,开出小区。我这才想起来,钱包里只有信用卡,现金昨天花光了。忙开车回去,找老婆拿点钱。

  在门厅从老婆的包里拿了些钱,正要往出走,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老婆「啊!」的一声轻吟。

  怎么了?卫生间里有虫子、老鼠什么的了?还是?对了,舅舅呢?他不在沙发上。不会是——?我赶忙来到卫生间,透过虚掩的门往里看。

  舅舅粗糙的如树皮一般的手,紧紧的抱着老婆的细腰,肮脏的身体贴着老婆的美背,苍老的脸搭在老婆的香肩上,磨蹭着,贪婪的嗅着老婆发间的清香。
  「舅舅,不要啊!我是你的外甥女啊!快放开我啊!」,老婆哀求着。羞红的脸侧向一边。也许是怕弄伤舅舅,很温柔的挣扎着。双手轻推舅舅,上身向前倾,一对酥胸有意无意的蹭着舅舅的手臂。

  「小玲啊,你看舅舅在里面受尽欺凌。现在,满身是伤,身体孱弱,变成一个孤苦伶仃的小老头。到现在别说后人,就是连个老婆都没有。」,舅舅哭哭啼啼的诉说着自己的可怜。

  「舅舅,你受苦了!慢慢会好起来的。」,善良的老婆安慰着身后的舅舅。
  「所以,外甥女,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抱一抱,就像小时候一样。」。这话说的就有些不要脸了。别说舅舅了,就是亲生父亲,女儿这么大了,也不能这么搂搂抱抱的呀。

  「真的就是抱抱?是吗?舅舅。」,老婆问。

  「就是抱抱。真的!好久没有体会亲人在身边的感觉了!就抱抱!就抱抱!」,舅舅哈巴狗一样点着头。

  「那,抱吧,就一会儿」,老婆说。但是他那里知道人性的贪婪。任谁搂着这样的美女,哪里会就只是抱抱,更何况是这个多年不见女人的老色鬼呢。老婆还是太天真了!

  果然,抱了没多久,老色鬼见老婆没有抵抗,蠢蠢欲动起来。粗糙的手悄悄的伸进老婆的裤子里,摸上老婆的翘臀,慢慢的摩擦着,轻轻的揉捏着。嘴里发出「啊——」的一声悠长、按耐已久的呻吟声。

  「你怎么可——啊——」。老婆刚要质问老色鬼不守信用,说好的只是抱抱。老色鬼的另一只手伸进老婆的衣服里,揉搓着老婆丰满的胸部。粗糙的老脸埋在老婆的香肩、脖颈上,拼命地吻着。引得老婆啊的一声呻吟,连话都没法说全。
  在老色鬼一双流氓的老手的骚扰下,身体渐渐发热起来。从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出,她是拒绝的,但又似乎有着带着罪恶感的期盼、顺从。她用来推开老色鬼的双手,越来月没有力气,最后只是搭在那,鼻息也慢慢急促起来。

  老色鬼双手用力,让老婆转过身来,扯开上衣。两只沉甸甸的玉乳立刻展现在自己的长辈面前,等待着曾经的强奸犯玩弄、猥亵自己。雪白的酥胸,一抹桃红的乳晕,樱桃大小的小巧的乳头,含羞带臊的等待着采摘。

  他低下头,在乳沟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整个脸贴在两个入房间摩擦着,如孩子得到了宝贝一般。然后,一口将老婆的乳房咬进嘴里,拼命的吸着,更多的乳肉,仿佛要把整个乳房都吸到嘴里似的。

  「啊!——嗯!——轻点——啊!——不要啊!——轻点啊!」,老婆被老流氓粗暴的吸吮给弄疼了,祈求的说道。

  不想,老婆的哀求反而激起老流氓的欲望。他一把扯下老婆的上衣丢在地上,两只手抓住裤腰用力一扯,立刻被扯到脚踝上。

  「啊!——舅舅!——不要啊!」,老婆大叫,双手紧紧地护住身上唯一的衣物——小内裤。

  「外甥女,你太美了!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我都快十年没碰女人了!你太美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对不住了!外甥女!」,说着,老色鬼几下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光着身子,如饿狼般将老婆撂倒在地上,欺身压了上去。

  「哦!——你要干什么?——哎呦——好疼啊——我可是你的外甥女啊——快下来——你怎么能这样啊!」,老婆倒在地上的时候,头部磕地,咣当一声。她眼泪汪汪的推搡着身上的老色鬼舅舅。

  此时,一个30出头的少妇白嫩、丰满、娇柔的胴体上趴着一个50多瘦骨嶙峋、
满身树皮、腥臭难当的老色鬼,一女一男,一少一老,两句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

  丑陋、肮脏、黝黑的布满青筋的老淫棍如毒蛇般窥视着老婆,看起来已经肿胀难忍,蓄势待发。紫黑色的鬼头上,马眼流出大量的粘液,顺着肉棒流到黑漆漆的阴囊上,不时蹭到老婆白皙的大腿上,留下一条条脏兮兮的黒色痕迹。
  一股男人长期不洗下体才会有的腥臭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我这才注意到,老色鬼龟头下面的沟壑里,有大量的深黄色污垢。想来也是,身上那么脏,必定是一直没洗过澡,下体怎么会干净呢。

  老色鬼摸上老婆的下体,发现那里还有小内裤在保护着。向下拉了几下,怎奈老婆不配合,双手紧紧地抓着这最后的保护。老色鬼猛地起身,用手疯狂的撕烂了老婆的小内裤。

  随着内裤碎片的四散落地,老婆失去了最后的保护,乌黑的下体展现在老色鬼的面前。老婆不在挣扎,瘫软在地上,任命的别过头。

  老色鬼提着大淫棍,在老婆的胯间不断冲撞,脏兮兮干瘪的不断耸动着,可就是找不准老婆的小穴。想来也是都近十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更何况在进监狱之前也不一定有多少碰女人的经验。

  大淫棍在那乱戳着,疼的老婆直皱眉。老色鬼看实在戳不进去,用手在老婆下体摸准小穴的位置,扶着大淫棍顶上小穴口。

  「九年了!终于可以日到女人的逼了!」,说完,老色鬼变了一个人似的,异常兴奋,两眼放光。如饿虎扑食般,压上老婆,那根充血的大淫棍猛地怼进老婆的小穴。

  扑哧一声进去了大龟头。终于,他如愿以偿的再次体会到人类最原始的交配的乐趣,他丑陋肮脏的大淫棍的头挤进了又紧致、又温暖、又湿润的小穴里。
  「这就是女人的逼啊!还是自己亲外甥女的小嫩逼!我的天啊!好紧!好爽!还在一动一动的往里吸!爽死老子了!就是现在让我死,都值了!」。老色鬼兴奋的大叫着。

  身下的老婆张开着白皙的双腿,无助的「啊!」的一声低吟,两片粉嫩的阴唇被黝黑的大淫棍撬开,却好像贪吃的小嘴在贪婪的吸吮着黑巧克力。裹着大肉棍的小穴,不断蠕动收缩,好像在温柔的给大龟头做SPA。

  「慢点!——疼!——不行啊!——疼啊!——慢点!——舅舅!」。可能是大淫棍没有被充分润滑,或者小穴没有足够湿润,老色鬼猴急的往里怼,弄疼了老婆。她双手推着老色鬼,阻止老色鬼的大淫棍继续深入。

  老婆扭动着自己丰满的腰肢和美臀,想要让大淫棍退出一些,减少干涩的疼痛。不想这样反而刺激了老色鬼的大淫棍,让他感到眼前的外甥女、少妇更加的有魅力、充满性的诱惑力。

  老色鬼就像一头发情的雄性畜生一样,对身下自己的亲生外甥女不管不顾,枯憋的双手紧紧地钳住老婆的下体。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欺身摇晃着下体,将丑陋的大淫棍往自己的亲外甥女的小穴里硬怼。这根乱伦的、丑陋的、漆黑的大淫棍慢慢的消失在老婆白皙肥美的肉臀间。

  就这样,老婆成长了30余年的小穴,迎来了自己血亲的大肉棒的侵袭、亵渎、强奸,而且还是自己母亲的兄弟的大肉棒。不知老婆的母亲,我的丈母娘,知道这件事,看到这样悖德乱伦的场景,会作何感想。

  如果不是我们去接这个忘恩负义的老色鬼,如果老婆没有念着这是自己的亲舅舅,这个老色鬼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刚一出狱就享受到老婆这如处女般紧致的小穴。也许他就算做梦都做不到这样的梦吧?

  老婆之前主动勾引小王,半推半就的和他彻夜疯狂了两个夜晚,为了享受性爱的快感,更是一起吃性药疯狂性爱。这眼前被自己的亲舅舅强上,也算是报应。
  虽然这样,我的绿意更深了,但是,我的内心有个声音告诉我,反正你的老婆已经背叛了你,成为十足的淫妇荡娃,再让她背上乱伦的污名,岂不是实至名归。老婆进一步淫荡,离妓女、婊子更近了一步。

  等我的思绪从这些乱想中抽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在裤裆里耸动着。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亲舅舅强奸、乱伦,好爽!比自己干老婆,似乎还要爽。我的大肉棒硬的像个铁棍一样。我是不是疯了?也许吧,但是,好——爽——
  老色鬼的大淫棍上面非常的粗糙,满是干涩的污渍,隐约有大大小小的疙瘩。而老婆因为被强上的关系,小穴有些干涩。疤疤癞癞的大淫棍剐蹭着老婆的肉壁,令老婆异常疼痛。老婆眉间紧锁,面部抽搐,嘴里痛苦的呻吟着。

  「全插进来了!——好紧啊!——外甥女!——好爽啊!——早知道你的逼这么紧,这么爽,这么好上。我还上外面搞什么啊!害的被关好几年!那时候怎么没有注意你呢?那时候应该更嫩更爽,小逼更紧。说不定,还能给你开苞呢!」,老色鬼春风得意的喷着淫言秽语。

  虽说,听老色鬼这样说,有些气愤。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事实。从主动勾引小王开始,老婆就算不上什么贞洁烈女了。可能她骨子里就是淫荡的,只不过一直没有被激发出来罢了。如果,当初老色鬼强奸的是老婆,她早早的就淫荡不堪了!

  无论如何,老色鬼也是近十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刚出狱连饭都没吃,就上了自己的外甥女,还是如此美丽动人的女神级少妇,更何况老婆的小穴又是那样的紧致,包裹着肉棒蠕动吸吮着。

  所以,老色鬼没抽插几下,便感觉忍不住要射精了。

  老婆也感觉到老色鬼要射了,反而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射进来吧!——舅舅!——里面刮得好疼!——快点射吧!——实在太疼了!——射进你外甥女的小嫩穴里来吧!」,老婆恳求的说。丰满、挺拔的巨乳在胸前随着老色鬼的撞击剧烈晃动着。就像被征服的小猫一般,任命的躺在老色鬼身下,期待着老色鬼在自己身体里的扫射。

  老婆最后淫浪的话语,让老色鬼如吃性药一般,表情狰狞的大吼一声,大淫棍在老婆的小穴里疯狂的扫射着……

  乱伦的精子如海啸般冲刷着自己亲生外甥女的肉壁,那可是经自己亲姐姐的阴道产下的女孩儿。30多岁的老婆,刚刚被别的男人的精液夺取作为人妻的纯洁,此刻又被自己的亲舅舅的乱伦精液玷污。

  也许是感受到一股股滚烫的液体的喷射、占有着自己的阴道,老婆的表情舒缓了下来,如释重负,隐隐然爬上高潮余韵的愉悦!

  老婆竟然在舅舅的强奸中高潮了?!老色鬼也就抽送了20余下,就让老婆高潮了?!天哪!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我的老婆不仅淫荡,更有乱伦的倾向?这太——太——刺激了!随着几下重重的撸动,我激动的射在了裤裆里!

  过了好久,老色鬼还在射着,仿佛肮脏的阴囊里存储了近十年的精液,此刻统统灌进老婆的小穴里。在监狱里一直受尽屈辱、被人管制的老色鬼,在这一瞬间获得了满足,找回了作为人、男人的尊严。

  射完精后,老色鬼却舍不得把自己的大淫棍抽出来,很怕一抽出来就再也感受不到如此的窄紧、温暖的小嫩穴,多呆一秒就多体会一秒的美妙。

  但是,现实是无情的,他的大淫棍不争气的从小穴里滑了出来。随之涌出大量黄浊的液体,这是能令老婆怀孕的精液。老婆不会怀孕吧?如果说老婆怀上小王的,那叫野种,而老婆怀上老色鬼的,那可叫乱伦的孽种了!

  小穴里的肉棒退出后,老婆才像通电的玩偶,活了过来。她赶紧起身脱掉被撕烂的内裤,打开淋浴,不断的用水冲刷着被玷污的身体,肉缝里不断地流出的老色鬼的精液,和着水顺着白皙的大腿往下流。

  老婆一直不停地冲刷着,想要冲洗干净被玷污身体,却感觉怎么也洗不掉身上的污秽,尤其是被灌满精液的肉洞。

  「外甥女」,老色鬼此时也清醒了过来,小心的叫着老婆。

  「我一时糊涂。将近十年没碰女人了。不小心看到你那么美,实在是没忍住,就着了魔似的……」,老色鬼越解释声音越小,最后,竟然懊悔的哭了起来。
  「外甥女!我不是人!我猪狗不如!」,说着,老色鬼扑通一声跪在老婆面前,一下下的抽着自己的嘴巴。

  老婆关了淋浴,转向老色鬼,恶狠狠的盯着他。眼前的这个猥亵的老头,自己的亲舅舅,就在刚才强奸了自己。但是,他是自己的亲舅舅啊,而且是一个已过半百刚从监狱里出来的老人,一个可怜人。

  老婆的心里很纠结,把他再次送入监狱,自己在人前的清白也就毁了,甚至可能毁掉自己的家庭。把他赶出自己家门,又怎么和自己的老公、妈妈解释。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刚刚强奸自己的舅舅,却又无可奈何的无力。越想越气。
  「别打了!你这样有用吗?我可是你的亲外甥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让我还怎么见人啊!」,老婆冲着他大吼着。老色鬼立时被吓得呆在那。

  「是啊!——我不是人——我禽兽不如——我——」,老色鬼突然起身,踉跄的向外跑。不想,脚底一滑,摔倒在地上,头磕在墙角,顿时人事不省。
  我刚要推门进去,却又一想,不行!此刻的我,应该是在菜市场才对。我现在进去,就是说我知道老婆被自己的舅舅强奸了,老婆以后如何自处啊。我赶紧悄悄的出门,开车,去买菜。

     ***    ***    ***    ***

  刚开出去,没多久,老婆的电话就来了。说舅舅在洗澡的时候晕倒了。我又开回去,抱着昏迷的老色鬼,上医院。在医院住了半天就清醒了过来,医生建议留院观察两天。

  躺在床上的老色鬼,一脸惧怕的看着老婆,对上我的目光也是躲躲闪闪。
  倒是老婆,经由这一摔一撞,看老色鬼的神色竟不是那么憎恶了,更多的是无奈,还有一丝可怜。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