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下一站。SM(三)睽违已久的性爱】(07) 作者:wmud
【下一站。SM(三)睽违已久的性爱】(07) 作者:wmud
字数:69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名为残忍的大门

  窝在杂乱的小套房房间里面灯光昏暗,我双目赤红的盯着面前的电视机,吸引我目光的除了萤幕中高挑女人的姣好面容之外,就是她那长达100多公分的完美长腿,大腿部也许是长年运动显得十分丰腴有力,而小腿却是十分笔直没有一般女运动员的萝蔔腿,再往下看是珠圆玉润想要让人把玩的美足,如果只是这样那此刻的我不会如此失态,短片的关键在於高挑的女子脚边跪趴着一位体型较为壮硕的丰满女子,此刻正满脸陶醉的卖力舔着高挑女子的双足,身下的窄裙已经高高翻起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都没有察觉;更勾起我性欲的是高挑女子脸上不屑的表情,仿佛卖力服务她的丰满女子只是她脚下的玩物,看得我性欲大发,左手也开始自慰起来。

  打从上次偷拍被发觉后,虽然当着那两名女子的面删除了手机照片,但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店内还有监视器,那天之后我将录影带取出,剪辑成小短片不停地拨放观赏,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虽然以前常常偷拍女性,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失手过,老实讲那天要不是因为心中突然有一股想要跪趴在高挑女子脚边供其玩弄的冲动,我也不至於被发现偷拍;脑海中又想起那天那名高挑女子对我说的还会再联络我时,脸上一闪而过的冷笑,这几天我只要一想起那一抹意义不明的冷笑,性欲就不可遏止,只好不停观看剪辑出来的舔脚短片来发泄;随着影片拨放到高挑女子脸上露出残忍的表情,猛然对那丰满女子来个足深喉的时候,我的左手摆动的频率也到达最高点,低吼了一声又射出了少量精液,随手抽了张卫生纸擦拭之后丢到了矮桌旁的垃圾桶,如果此刻有人来参观我的房间,必然会被房间内的腥臭味吓到,因为这些天来我不知道射了多少,垃圾桶里也都是乾掉的卫生纸,发出阵阵恶臭。

  随着欲望发泄完毕之后,一股无力感袭来,想起已经翘了好几节课,於是从床上翻出了一件比较乾净的内裤准备进入浴室沖澡,好参加晚上的补课,这时候电铃突然响了,奇怪,我在这座城市几乎没有朋友,一下课就忙於看店也没有认识班上的同学,这时候是谁来找我呢?带着满腹的疑问打开门,发现居然是那天的高挑女子,她居然真的找上门了!?扫了一眼看到她穿着黑色及膝风衣,腰上用真皮皮带与牛角扣系着,看不出里面的装扮,虽然现在已经是黄昏了,但毕竟是夏天,看着她包得密不通风的样子我不禁感到十分奇怪;不待我多想,高挑女子淡淡地开口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还是你想翻脸不认人,不准备和解了?」,听到和解二字,我一个激零,赶快殷勤地请她进入房间;甫一踏入房门她便露出厌恶的表情斥责道:「哼!果然是个变态的垃圾,整个房间充满你发情的臭味,看来有必要好好管教了。」,听到她突然骂我垃圾,我自然心中十分恼怒,貌似是你要进我房间的吧?正要开口反驳时,高挑女子俐落地解开风衣露出里面的装扮,那是一件红黑相间的束腰带罩皮制马甲,肋骨处并排紧扣的皮带将女子雪白的美乳托起,形成深不可测的山壑,双手戴着红色的真皮长手套,下身穿着红色提臀皮短裤,短裤边还有四条吊带一抹而下,勾住拉至大腿根部的黑色网袜,脚上穿的赫然是上次我赔给她的红色漆皮超高筒尖头长靴,而且风衣内衬还夹了一只黑色乘马鞭,此刻被她抽了出来轻轻把玩着,啪!啪!啪!像极了我以前看的SM系A片中的施虐女王,突然其来的变故让我看傻了眼,不知道做何反应。

  女子脸上露出一抹冷笑,用乘马鞭刮过我的短裤,熟练地找到阴茎往上顶,开口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店内有监视器吗?我想了一想,要让一个人完全的保守秘密,你猜用甚么办法最好呢?」,回过神来的我回嘴道:「我都已经赔了靴子给你,顶多我们签个分期付款的契约吧,你想要多少赔偿我赚就是了。」碰的一声,高挑女子收回乘马鞭,右脚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踢了我的下体一下,遭此剧变我痛的跪倒在地吼道:「你干甚么!万一被你踢坏了怎么办?你给我出去,不然我要报警了!」『呵呵,报警?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甚么样的货色吗?若是警察来了看到你这个偷拍小短片,你要怎么解释?』,说罢女子拿起矮桌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里面正在重複拨放着那天有关於她的舔脚影片,我顿时慌了阵脚,抬头只见她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道:「我告诉你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变成我的奴隶,这样你就不会违抗主人了」『哼!胡说八道,我好端端地当甚么奴隶,你再不出…』,又是碰的一声,高挑女子这次用尖头靴端的部分往我的下体又顶了一下,恶狠狠地道:「贱货!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被虐公猪体质,嘿!还不看看你的贱根成甚么样了!」,说着弯腰扒下我的裤子,我低头一看,只见刚刚射精完后理应十分疲惫的阴茎,此刻正把内裤顶出一个小帐棚,而且遭受连番重击还很痛的蛋蛋,我却感觉不停抽动着,好像又在制造新鲜的精液;突然一阵剧痛又让我吼了出来,原来是高挑女子把高筒尖头靴踩上我的阴茎辗磨着「知道了吧,那天在店里我早就注意到你了,看着我腿上的靴子很兴奋吗?这几天靠着你那下流的妄想自慰了几次,说!!」『乱说!我、我没有!』「没有吗?要不要再看看自己那发情的样子啊?」,说着女子挪开脚,我再一看,完全勃起的阴茎已经把内裤顶的高高隆起,而凸起处居然已经被前列腺液打湿了,女子弯下腰左手一把扯住内裤隆起处,右手拿着乘马鞭隔着内裤磨擦着我的阴茎,从来没有被这样用过的我,此刻已经有点沉沦在女子高超的手段中。

  把玩了一阵之后,女子猛然扯下我的内裤,然后吐了一口口水在掌心,左手开始摩擦着我的龟头,右手的乘马鞭则不停的在冠状沟处刮弄,就在我快要被玩弄到射精的时候,女子突然又拿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环状皮套冷笑道:「想射了?还没完呢,呵呵~」,说着右手一把拉扯起我的蛋蛋,左手则拿起皮套把我的蛋蛋使劲塞入,而那皮套的弹性惊人,最后收缩在蛋蛋根部,让我的蛋蛋立刻肿胀的又红又圆,只感觉精液的供输都被阻断了,纵是想射也射不出来;拘束完毕之后女子又把靴尖踩上我的龟头,靴跟轻轻踏着被皮套拉长的蛋蛋,冷冷说道:「舔吧,你那天不是就想试试了吗?现在我来成全你。」,此时脑海中只剩下射精欲望的我,闻言立刻伸出双手摸上靴子想替女子除下开始舔脚,突然又感觉一阵剧痛,女子居然加大力道,尖锐的细靴跟泛着寒光,将我的蛋蛋踩的微微有点凹陷「没教养的东西,谁说你可以用手的,既然想当猪就要有猪的样子,嗯?」,说着还继续加大力道,眼看快要被踩坏的我突然福至心灵,改用牙齿轻轻咬住靴子的拉炼,慢慢地往下拉,女子这才松开脚,让我把拉炼一拉到底。

  也许是刚刚在夏天穿着大风衣走路出了许多汗的关系,随着我把拉炼拉下,浓郁的脚汗味也飘了出来;透气性极差的漆皮长靴中,皮革味和酸臭味混杂着直接向我的鼻腔冲击,下意识的想要伸手遮住口鼻,手却被乘马鞭打掉,一抬头女子轻蔑的看着我说道:「主人的气味,公猪必须牢牢记住,以后这将是让你发情的特效春药。」,转身又从风衣里拿出一组皮制眼罩和鼻钩,替我戴上眼罩后粗暴用鼻钩勾住我的鼻孔往上一拉扯,然后绕过眼罩与头顶,最后在后脑杓的地方后眼罩扣在一起,接着又不停调整皮带长度,让我的鼻头被鼻钩压的扁平才罢休;就在女子动作的时候,那股皮革和汗臭味还是不停冲击着我的鼻腔,而且随着下体越来越坚硬,似乎这个味道也不是挺坏的,好像里面真的有春药成分一样,我都能感觉阴茎已经被不停流出的前列腺液搞的湿答答的,随着女子动作完毕后,我立刻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她的脚来,对於本来就有恋足癖的我真是不可思议的满足;平常只敢偷拍女性腿部,现在居然有真人让我舔脚,加上被鼻钩拘束的鼻子,每一口吸气都是极浓的酸臭味,本来应该十份抗拒的我,没一会居然开始觉得没有这个味道不行,也舔的越发卖力起来。

  随着我的奉仕,女子也配合的坐在矮桌上,翘起二郎腿,好让我把她的脚彻底的舔乾净;良久,就在我已经快要彻底沉沦在这个女子的脚下时,她突然一脚把我踢倒,接着我感觉双手被拉到背后铐了起来,我正惊慌的时候,突然阴茎一阵酥麻的感觉传来,女子居然用刚刚被我舔的有些潮湿的网袜脚,开始对我进行足交,脚尖将阴茎辗在肚皮上玩弄,脚跟则是忽轻忽重的踏着蛋蛋,在女子高超的技巧下没两分钟我就要投降了,但是此时蛋蛋根部却一阵胀痛,原来是弹力皮套阻隔着,精液根本过不去;随着射精欲望越来越强烈,我不禁开口求饶,没想到女子却大笑起来:「哈哈哈!果然是头猪,这么快就屈服了,真是没用!也罢,本来还以为要施展些手段,现在倒是省了不少时间。」,女子此时似乎站起身来,双手抬起我的双脚并且大力拉开,接着网袜美脚开始不停的踩踏我的阴茎和蛋蛋「想射?除非你成为我的奴隶,也许我可以考虑一下,嗯?」,此刻已经完全沉沦在女子高超手段下的我,听闻奴隶两字顿时稍微有点清醒过来,而女子看到我开始犹豫,却是把脚底整个踩上我的阴茎,开始高速的前后辗压起来,隔着网袜的灼热磨擦感、脚指甲刮过冠状沟的搔痒感、脚后跟不停踹上蛋蛋的刺痛感,不停冲击着我的思维;精液被拘束在阴囊内无法射精,简直要胀破我的蛋蛋,终於我大声喊出屈辱的誓言:「女王!我错了,我以后将是您脚下最卑微的奴隶,求求您大发慈悲让贱奴射精吧~」『哈哈哈~真是头没用的猪,太没意思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说着放开我并且收回网袜脚,身体成大字面躺在地上的我已经被玩到接近精神崩溃,口水和鼻水横流的不停向女王求饶,恳请她让我射一次,说时迟那时快突然间一阵剧痛和酥麻感传来,女王居然已穿上靴子,尖锐的靴跟精准的踏在右边的蛋蛋上,已经被稍微刺破而流血的阴囊似乎更勾起女王的欲望,靴跟不停残忍的转动着,我最后的印象就是自己似乎流出了一点精液以及仿佛听到女王的喃喃自语:「果然再多收一个奴隶是值得的,不忍心在那头公猪身上做的调教可以在这头猪身上实行,呵呵~」

  之后悠悠醒来的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检视蛋蛋,还有只是稍微破皮,已经被紧急处理完毕的样子,弹力皮套和手铐,眼罩和鼻钩都已经被解下,而高挑女子正悠哉地用着我的电脑,我不禁气打一处来,开口骂道:「你到底是打哪来的女人?快滚!我不过偷拍了你和你朋友,你却差点废了我。」,却见女子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手中的滑鼠不知道点了甚么,电脑萤幕上突然出现一个短片,赫然是我刚刚被戴上眼罩和鼻钩后虐到口水和鼻涕横流的下贱样子,喇叭也传出声音「女王!我错了,我以后将是您脚下最卑微的奴隶,求求您大发慈悲让贱奴射精吧~」,正是我刚刚乞求女子的誓言,『公猪,还想反抗吗?我已经把刚刚的调教过程拍下来了,你就不怕身败名裂?』,见我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后又缓缓的朝我走来,我只能害怕的一直向后缩,直到被逼到墙角后,女子的靴尖又顶上我的蛋蛋,小力的踢击着,然而我那无知的阴茎却又不由自主地开始勃起,女子见状后冷笑道:「哈哈~知道了吗?你就是这样一头无可救药的被虐公猪,不如你再猜猜这次我会不会真的踩爆你那没用的东西呢?」,调教影片外流以及去势的恐惧疯狂侵蚀着我,几乎在瞬间我就做出决定『女王,请收我为奴吧,以后贱奴再也不敢反抗您了。』「嗯?刚刚本女王已经给过你当奴隶的机会了,你不好好把握,现在你那反覆无常的恶劣性格只配当我的家畜吧!?你决定如何呢?」,说着靴尖不停顶上蛋蛋刚才被踩伤的伤口,我闻言立刻又回答:『女王~女王!请饶了贱畜吧,您说的对,我不配给您当奴隶,只配被您当畜牲一样的对待,恳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这次吧!』

  「很好!看在你这么哀求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当畜奴吧!」,於是女王粗暴的拉着我到浴室,扭开水龙头把我高高翘起的阴茎用冷水软化,然后从风衣内拿出一个全黑的塑胶套子,将我的阴茎套入,蛋蛋根部用卡环卡住后两造接起来用南京锁锁上;套子尺寸极小,阴茎在里面不停磨擦十分难受,然而只是稍微勃起一点,一阵撕心裂肺的痛立刻传来,「呵呵,这叫CB6000S贞操锁,我也懒得知道你的尺寸,直接买了一个最小号的,难受吧?难受就对了,既然是畜奴,首先就要从身体上教会你,以后射精是不可能的了,如果你诚心地跪在地上求我,也许我心情好会让你流一点出来吧,但是你也必须付出一些代价,懂了吗?」,接着又拿出一张铜版纸递给我,上面写着:

               畜奴契约书

  一。畜奴今后将自动放弃人类的尊严,以新的身分接受女王的调教,除了上课以外,必须待在宿舍中待命。

  二。畜奴将放弃射精的权力,以后只能由女王协助排出,但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三。畜奴必须将店面以及宿舍无条件转让给女王,女王有权改造内部空间,今后的财产也必须定时上贡。

  四。今后与女王独处时,畜奴必须自行戴上项圈、头套、手铐脚镣,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行,视线不得超过女王腰部,使用碗盆、便皿进食和排泄。

  五。女王享有任意修改本契约、增新条款的权利

  看着眼前的契约书,我的呼吸不禁粗重起来,尤其看到第三点,看来女王早就把我调查的一清二楚,知道实际上高筒靴专卖店和这栋宿舍都是父母买给我的,目的只是为了低调体验一般人的生活,旁边房间根本也没人,所以哪怕我刚刚喊破喉咙也没用;因为从小个性阴沉的我,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一直对女性的脚特别感兴趣,以至於被家族中的长辈当成异类,於是流放至此,但其实生活还是比一般人好上不少,所以我才有那些专业的偷拍器材以及剪辑影片的机器具,然而这一切似乎都要因为我的一时迷失而结束。

  见我发呆了起来的女王推了我一把冷冷道:「好了!接受现实吧,你的家族以及身分是不可能让你曝光的,所以别想逃离我的掌控了,接下来就是收奴仪式。」,
说着当着我的面脱下提臀皮短裤以及里面的黑色丁字裤,拿出一条黑色假阳具皮内裤穿上系紧,右手在假阳具龟头上搓揉把玩,平坦的小腹上那怒张的粗大黑色假阳具有着说不出的诡异美感,女王看着双眼瞪直的我嘲笑道:「哈哈!差点忘了你还是处男,有点太刺激了,放心吧!等等你就可以破处了,不过是后面贱穴的处女,至於童贞之身~你这辈子看来没机会摆脱了。」,见我已被其可怕的调教手段震摄到,女王露出满意的诡笑,一脚将我踹倒,然后吐了几口口水在我肛门附近抠挖,突然我吼的一声惨叫了起来,却是女王毫不留情地直接把假阳具一口气插入到底,我只感觉肛门火辣辣的好像裂开了一样,然后头发被粗暴地拉起,女王把右手伸到我面前道:「看哪!这是你的处女之血,鲜艳吧~哈哈哈,放心吧,等等就让你爽上天!」,说着左手将我拉的弓起开始奋力抽插起来,右手则不停的玩弄我的乳头,前面被疯狂夹攻,加上女王还不停的在我耳边辱骂:变态、垃圾、精液公猪、肉便器等本来只会在A片中听到的汙秽字眼,似乎真的调动了我体内的奴性,只感觉到刚刚肛裂的地方持续被粗大的假阳具一前一后的摩擦着,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搔痒感,这还不够,女王用惊人的速度迅速的找到了我的前列腺,假阳具龟头开始不停地刮过前列腺,此前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快感的我,立刻被女王高超的腰技征服,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随着女王的撞击而配合摆动起来,「呵呵~没想到堂堂世家的大公子居然是个欠操的婊子,还好碰上了本女王,也好,今天就大发慈悲的让你爽一下吧,之后以畜奴的身分接受统治的话,可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然而此刻的我早已状若癫狂,根本没有仔细听到女王说些甚么,高速腰震了一会的女王似乎意犹未竟,拔出假阳具站起来,命令我趴好,双手抓住我的大腿将我的双脚高高抬起,然后又指示我双手俯卧撑起来,噗滋一声,假阳具又捅了进来,大笑道:「哈哈哈~我一直想试试这个姿势很久了,还好你的身高和我差不多,现在给我爬起来!」於是我就在女王的无情撞击下卖力地向前爬,爬出了房门被催促着往天台爬过去,明知道这栋宿舍没有其他人,但是暴露的背德感还是不停的刺激着我;到了天台后,女王又让我躺着,将我双脚反折,命令我自己抓好双脚,然后整个人跨坐到我的屁股上来,调整假阳具角度继续大力抽插,由下往上看女王硕大的美乳不停上下晃动,洁白的小腹上泛着黑光的假阳具皮内裤就和一台打桩机似的,猛力的挖掘着我越来越敏感的肛门,而且不停传出啪啪啪的巨大声响,阴茎不停流出的前列腺液早就把我腹部上的契约书弄得湿答答的,最后在女王的一个向下突刺的动作之下,被锁在黑色贞操锁里面黑压压一片的阴茎流出了不少精液,滴在契约书上形成诡异的痕迹,我也爽到失神过去。

  再度醒来时,女王已经穿好黑色风衣,脸上面无表情地说道:「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女王圈养的一头畜奴了,既然是畜奴,我也不赏赐你专属的项圈和头套,自己去订制这些该有的装备吧,下次我要看到你跪着在门口迎接我,自己放弃尊严恳求我替你穿上这些东西,若是少了,你身上也会跟着少掉哪些零件我可就不知道了,懂吗?」,已经彻底折服於女王高超手段的我不停点头,女王则是满意的扯起我的头发,命令我张开嘴,吐了一口浓痰到我口中说道;「可别一口吞了,等会就好好品尝本女王的赏赐吧,我后天会再来,希望你到时候已经准备好公猪该有的装备和房产转移协议书了,以后除了上课,你将会在我的统治下痛苦的生活着,想尽办法让你的女主人满意吧,哈哈!」;跪趴着目送女王离开的我,心中却出奇的没有多少悔恨,只感觉眼前被撬开了一座可怕的大门,但是已经开始被奴化的我却又有着丝丝的期待,本以为就这样无聊度日的人生,从今天起居然开始有了惊人的转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