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戰國綠帽王蘭斯1-3
戰國綠帽王蘭斯1-3



(1)



最近很流行轉生,大多都是主角各種莫名其妙的死亡,然後主角轉到異世界

運用各種神奇知識逆轉人生,走上成功之路。



而我也轉生了,不同的是我只是在家睡了個覺,醒來就已經轉生到異世界,

轉生的身體還是個長相醜陋的中年大叔……



嚴格來說長相不能說是醜陋,應該是說連人類也算不上。



和這個大叔合二為一,我擁有了這個身體的記憶,看到了大叔——不,是

[自己]的過去。



大叔本名叫田中,自稱發禁墮山,身處的地方是一個叫[JAPAN]的國

家,而這個國家只是整個世界的邊緣地區的一座小島,對面還有個更龐大的巨型

大陸。大叔本身不是什麼知識分子,只知道這點資訊。



而這個國家有一種名叫妖怪的特產,詳細的大叔也不知道,只是有記憶,過

去的他被一隻妖怪詛咒,結果臉孔完全成了一隻怪物。到底有多怪物?單是眼睛

就長了五隻,其他五官部位更是長得奇形怪狀。



本來在JAPAN被妖怪詛咒的人大多都會被杯葛,而大叔長成這樣自然會

被同村的村民排斥,要被流放到四國-一塊爛地,這塊爛地還是異空間的傳送點,

會有一堆從蘭斯世界中的地獄中出現的怪物-被稱為[鬼]的怪物出現,JAP

AN的人就是通過流放這堆可憐人,把他們送去這塊爛地,和那些鬼互相殘殺,

來減少鬼對國家的損耗。



不過大叔和其他被詛咒的可憐人不同的是,被詛咒的他,同時獲得了該妖怪

的能力-命令熊貓為他而戰。



和現實不同,這種熊貓是肉食性動物,極其殘暴,戰鬥力驚人,大叔通過控

制熊貓,除了避開流放的命運,還裝神弄鬼,弄了一套天狗裝和天狗面具,順便

賣弄一下控制熊貓的能力,在一些窮村裝大神維生,但大叔也有自知之明,知道

自己的這點小技倆在鄉村還算有效,出城的話一下就被看穿。



而最糟的是,自己這副鬼樣,自然沒女性靠近,嘗試過幾次,最終也沒女性

願認接近自己,更哀的是連妓也不接受自己。令自己很是絕望。



自己在早幾個月前,聽聞北國朝倉的公主雪姬天性善良,而朝倉最近遭受到

霸權國家-織田威脅,已經彈盡援絕,自己決定賭一把,去到北國朝倉,向國主

提出以熊貓之力拯救他的國家,條件是雪姬成為他的妻子。寵愛女兒的國主自然

絕不答應這條件,但善良的雪姬卻自願成為大叔的妻子,大叔喜獲美人,便發功

\抗敵,以一己戰力硬生生擋下織田的猛攻。但命運弄人,雪姬決定以身相許,

前往大叔身處的小屋,兩人在小屋交媾的時候,大叔的天狗面具因為激烈的運動

而掉了下來,雪姬被大叔的樣貌嚇的叫起來,就像潑了一盆冰水在大叔身上,大

叔即場放棄雪姬和朝倉,不論雪姬如何追趕也完全無視她。



經過了數月,朝倉已被織田滅了,雪姬遭到織田的地下國主-蘭斯所姦,下

落不明。大叔雖被雪姬傷了自尊,但仍為她的下場感到憂傷,自己也一直提不起

幹勁,一直在山中隱居,直到某天突然和我合二為一。



[有夠爛的轉生……]成為了[發禁墮山]的我,自然知道大叔的苦處,以

及控制熊貓能力的弱點,自己是沒能力,糧食養這群寵物,基本上只要附近沒有

熊貓,即沒了地利就是個廢物能力。



還好轉生的我,很俗套的獲得了神奇的催眠能力。



怪面上多出來的五隻眼只要和別人的目光對視,就可以控制別人,但同時會

閉起眼,經過若干時間才能開眼催眠別人。同時催眠別人時不知為何會莫名引起

其他人的注意。



雖然不明白原理,但我可不會放棄自己轉生後的唯一利器,我一定要好好利

用它幹一番大事。



雖然有點奇怪,我轉生後是獲得了兩人份的記憶,對現實世界的我來說就是

自己穿到了其他人身上,對這個異世界的大叔來說就是莫名其妙的獲得了另一個

世界的人的記憶,本來兩個世界的自己完全消失的自信卻因為另一個世界的新記

憶而重新燃燒起來。



現在,自己的眼前就有最好的催眠對象,同時證明自己的力量,重新奪回尊

嚴的最佳時機.因為織田的地下國主-蘭斯,帶著他的專屬女忍者,伊賀的鈴女

到來招攬自己。



我毫不猶豫的動用同時間最多只能用五次的催眠能力,五隻眼同時全力運行,

把鈴女和蘭斯一起催眠,脫下面具望了兩人一眼,一下子就成功了。



我隨便下了個命令,要蘭斯出去小屋,我可不想打炮的時候被別的男人看著。



我看向鈴女,這個衣著暴露的小麥色美女,被譽為JAPAN第一天才女忍

者,如今的我擁有了對她的絕對控制權,任意向她下達淫穢的命令,想到這胯下

肉棒不禁勃起。



我已下了決定,要通過能力,獲得新的人生,能接受我的妻子,權力與地位,

以及為雪姬討回公道。



[鈴女,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主人的命令除非有嚴重的副面影響,

否則要絕對遵守。]鈴女雙目呆滯的點了點頭[是的,屬下明白]看到她的樣子,

我滿意的笑了笑,再多下幾個指令,鈴女一一接受下來。



[好了,既然你明白自己的身份,給我介紹一下你自己。][屬下是伊賀拔

忍,現在織田地下國主蘭斯的專屬忍者,精通忍術,房中術,暗殺術……]鈴女

如數家珍的介紹起自己的各種情報,技能,道具,連自己最喜歡的玩法,性感帶

位置也一一向我報上。



聽到美女向自己訴說一切,連最愛那種玩法也毫不保留的告訴自己,我不禁

又硬了幾分,已經忍不下來了,向她說一聲自己要上了。



鈴女卻是嗯了一聲,把藏在陰道的暗器,毒藥全拿出來,我看得呆了,不禁

暗想幸好自己先向她下令要以自己的安危為首,否則剛剛就掛掉了。她這時又伸

手拿起一塊手巾抹了抹乳頭,就把手巾丟掉,後來我才知道她的乳頭早就塗毒,

普通人不要說舔,摸一下也會直墮黃泉。



[主人,可以來了]眼前性感暴露,催眠前一副充滿熱情活力的女忍者,現

在卻是以冷冰冰的語言向我交代,反而更激起我的性慾.兩個世界的[我],一

個在轉生前還是處男,另一個則只上雪姬過一個女人,還帶著個破面具阻礙行動,

現在合二為一的我,第一件事就是衝向眼前的性感肉體,兩隻大手伸向她那對快

在的胸部揉捏一番,大嘴親向她的嫩唇,雙手不停的移動目標,把鈴女全身都摸

過一遍。



我是很想提槍就上,但最後我還是忍了下來,向她道[你說你很擅長房中術

吧,不用保留的向我施展]轉生前後兩個世界我也只玩了一個女人,還是由經驗

豐富的女忍者帶我玩會比較有效率。



鈴女卻是停頓下來,過了一會才說[就屬下的經驗來看,主人你的性經驗應

該相當貧乏,屬下使用房中術估計不出幾下就把你完全榨乾,在這之前應使用屬

下的身體磨練性技,屬下有幾套方案……]被美女揭破我是個嫩B草食男,令我

不禁老臉微紅,但想到有忠誠的專屬女忍者幫我[練功],我自然樂意的很。



[屬下推薦三種基礎體位,能玩弄屬下胸部的正常體位,可從背後蹂胸,拍

打屬下屁股的後背體位,以及純粹讓由屬下出力,主人你只要好好享受,同時可

訓練持久力的騎乘體位,主人你想先試那種?]美艷女忍者冷淡的向我介紹起各

種玩法。



我不斷的看向鈴女的既年輕又充滿活力的肉體的各個部位,心中亂了起來,

說實話,我三種也想試。



最後卻想起以前發禁墮山時的記憶,和雪姬行房時,膽小的發禁墮山選擇的

就是雙方看不見臉孔的背後位。



但現在和那次不同了,我已重獲新生。



[正常位]我吞了一下口水[我要好好看著你高潮的表情來幹你!]鈴女應

聲倒地,經驗老到的分開雙腿,面無表情一手撩起下身短裙,一手撥開下身濕透

的小穴,我早已按捺不住,撲了上去,直接挺進去抽插一番。



鈴女即使被我奮力抽插,仍然是毫無表情,令我一時氣餒,但我留意到她的

臉孔雖仍無表情,但卻漸漸發紅,令我更加興奮,雙手把她雙腿高高舉起用力抽

插,終於到達極限,全身壓在女忍的身上,肉棒毫無保留的全射在她的小穴中。



我倒在鈴女身上,大口喘息起來,過了好一會才站起身,看到精液從她身下

流出來,我急忙的為她調整位置,就像看穿我的意圖,鈴女冷冷的道[主人,屬

下是女忍者,已經不能再生育孩子,主人不用費心了]這就像一盆雪水直接潑了

上來,我腦內的另一半記憶,一直想娶妻生子的發禁墮山一直夢寐以求的除了一

個能完全接受他尊容的妻子之外,就是組個正常的家庭,這個小小的希望完全影

響了現實世界的另一個我。現在兩個世界的自己都想達成這個目標。



聽到鈴女的話,我突然覺得意興闌珊,沒有再戰的慾望。



[今天夠了,先休息一下吧]我性慾全無,無奈的抬頭看了看,才留意到蘭

斯在角落瞪直雙眼看著我們,在一邊打起槍來,但我已經懶得理了,回頭繼續向

鈴女下命令,安排以後的行程。



[……不對!蘭斯你!]我轉身迎向蘭斯,他卻毫不在意的繼續打槍,我驚

得說不出話來,對方明明中了我的催眠,但現在卻私自行動,這令我緊張萬分。



[你到底……!][X!……就差一點……差一點射了]蘭斯擼著胯下巨屌,

作為本世界的主角,他擁有一根遠超正常人類的巨棒,目測比馬屌還大。但他卻

只是看著我和鈴女交媾,才一旁不動聲色的擼著,這時的他因為我只對鈴女射了

一炮就草草收手,讓興在頭上,只差一步就能爆射出來的他未能射出,令他很是

不爽[喂,你叫……發禁墮山吧,命太長太難叫了,以後叫你小山吧,為什麼射

一炮就不幹了?唔?是因為知道鈴女不能受精,覺得不能玩夫前目犯中出受孕P

LAY就覺得沒興趣了?你真的有夠鬼畜啊WWW]他一步步的走向我,但我卻

完全被他震懾,完全動不起來。



[哦……是太驚訝了嗎?知道自己的必殺技催眠無效就嚇得說不出話?]蘭

斯繼續慢慢的靠近來,隨即大手一揮,我只感到一個黑影迎面撲來[大家都是轉

生者,我會好好跟你說明的,你放心吧。]這是我昏迷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2)



? ? [就是這樣了]



我當時被蘭斯打暈,醒來時就已經被困在織田家的首都-安土城的牢房,我

身邊還有幾個犯人百無聊賴的呆在一旁。蘭斯就在牢外隔著鐵杠,一邊看著漫畫

一邊等著我醒來。



看到我醒來,就直接跟我說起和我們相關的事。



據他所說,現在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是由創造神-一頭白色的可愛巨鯨建

做而成,這頭所謂白鯨的體積比星系還要巨大,和可愛的外表不同,牠是一隻真

真正正的邪神。為瞭解悶而創立這個世界,創造生物,但目的卻是想看他們互相

殘殺,每當覺得世界太和平,就會親自出手毀滅世界,享受踩踏螻蟻的樂趣。牠

為了讓牠親自創立的種族互相殘殺,還了多次改變了世界的自然定律,令無數物

種滅亡。後來牠懶得管理,便製造一堆低級神明,命令他們要想出好點子讓牠解

悶,想不到好點子就直接賜死等等。



而我們轉生者,就是因為某個低級神明為了取悅牠而想出來的計劃,把別的

世界的生物的轉生去白鯨的世界,再給予他們各種能力和任務,要他們把這本已

夠亂的世界搞得更加混沌。



[這個低級神給出的任務只有一個考慮因素,就是你們慾望的本源][這就

是我把同是轉生者的你們捉起來的原因]蘭斯,一邊看漫畫一邊說話。



[作為你們的前輩,我佔了先機,但把其他轉生者通通殺個乾淨不合我的風

格,我通常都會好好刺激一下,觀察你們的欲求。如果合我心意,可以合作的人,

我自然會拉攏他們,對我完全無關的則任留他們自由活動。但有問題的就直接宰

了,而一些例外,例如對我無重大威脅,但技能強大,的確會影響到我的轉生者,

就捉去關了。][那我算是哪種??]我不禁緊張起來[你讓我上……那個女忍,

就是要觀察我吧,那結論是怎樣?][不,你能上鈴女是全憑自己的技能]蘭斯

手指揮了兩下[而你的催眠對我當然是無效了,我只是在一旁觀察你?斈愕膽j

望被刺激起來,你的任務內容就自然會出現在你的腦海內,你之前可能沒自覺,

但睡個一覺,你應該已經得知自己的任務]



我正想說自己對這毫無印象,但突然暈眩起來,神諭原來早已印在我的腦海

內。



我咬牙切齒起來,這個狗屁神諭任務要我做的事,根本就是屬於有威脅性的

那一種!



這根本除了自己以外,就不能跟任何人說,特別是不能讓蘭斯知道,不然他

絕對會立即宰了我!



這還有時間限制,不盡快解決天神就會直接抹殺我。



[在答覆之前我先想問你一下,其他你認為合適的,以及要被關的那幾位

……同伴,我想知道他們是犯了什麼才會被關.]試一下這樣說,拖延一下時間

吧。



[哦,這個簡單]蘭斯笑了起來[被我幹掉的那幾個,這個世界的劍聖上泉,

起初我只以為他們是個戰鬥狂,但竟然是個吃人族。



原昌示,自稱虐戀獵奇藝術家,這混蛋竟然把我送給他的美女斬了四肢綁起

來玩,還毫無自覺的跟我炫耀他的『傑作』。那個女的雖然救回來,但也成了廢

人,連肉便器也不能當。至少看到的人不會想使用。



若果有誰用的話,估計我也會忍不住砍了他。



還有……吉良吉貞,自稱不喜出風頭,愛好和平,卻是喜愛把美女的手砍下

來當收藏品擼管的妖人。



啊對了,還有一個吃屎吃上腦的嗜糞症,名字我忘了,也不想記起。他吃屎

就算了,但竟然找上我這國主,說要親口從……太嘔心所以被我砍了]他接著說

起幾個和上述那幾位一樣,都是嚴重極度反三觀的人。[這個身體原來的主人就

算了,但我不好殺人,偏偏有一部份轉生者我真的完全接受不了。]蘭斯搖頭道。



[那……那和我一樣被關的是犯了什麼錯?]我居然下意識接受了他殺掉轉

生者的解釋,他說的幾件都是極品中的極品,人渣中的人渣。



[哦,那幾個雖然對我來說多少有點威脅,但我覺得未到要殺掉的地步……]

蘭斯指了指我右邊的牢房[朱雀,魔人的使徒,戰鬥力驚人,但卻是個基佬,還

一直想肛我。要打也不是打不過的……但他竟然跑來說要感化我,讓我知道眾道

的美好,我趕也趕不走他,就讓他在這裡混了]這時只聽見旁邊的朱雀向蘭斯吼

著愛的宣言,充滿著愛意的堅稱自己一輩子也不會離開他雲雲。



[至於其他人,大多都是接了一些屁任務,但又不願臣服於我,我留下他們,要

他們為我辦事。加上其中有一些人的異能太過難搞,會影響我的最重視的大任務,

所以只能屈就他們了……]蘭斯還是把那群人一一介紹起來。



? ? 最後收起原本休閒的態度,認真的看向我[那麼,到你了。你的任務,你真

正的慾望到底是什麼?我坦白告訴你,最近的戰爭對我,對織田來說消耗實在太

大,兵力很是吃緊,你本體的能力若能為我所用,幫我守好幾個要害,就能解決

一大半的問題.催眠能力也能獲取情報。



對我來說你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而我是有令人自白的異能,但對你使用的話你大既會直接變廢人,所以,你

乾脆一點直接告訴我吧,我可不想搞死一個可能會成為我得力手下的人才]



[我……]我開始猶豫,一開始以為自己的任務說對蘭斯不利,會被他直接

殺掉,不論個人戰力,擁有的勢力,轉生者的技能,掌握的資訊都遠超於我。他

擁有的一切都比我更佔優勢。但現在我就知道自己要幹的任務絕對比不上那群被

判死刑的狂人,而那群被捕的囚犯的慾望程度,有一部份人什至超過了我。估計

我這種程度的人,就算說出來頂多也只會被他困在牢內吧。但問題是,我真的能

信任這個蘭斯嗎?



[你不說就算了,但你控制熊貓的能力對我接下來的戰爭很有大用,最低限

度的為我效力,我會給你一個侍大將的頭銜,領地私兵手下等等只要你一立功就

立即賜給你,這樣可以了嗎?當然你可以選擇留在這個破牢發臭。不過你放心,

留在這裡,待遇也不會太差,看看其他人就知道了,還有女人可以玩]我只能答

應,不得不說他說話很有技巧,把事情說得有理有據,令我覺得他充滿誠意[很

好,這就對了,有一個好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除了戰爭之外,我私下也有幾件不

方便出面的工作想要同為轉生者的你去處理,接不接隨你,但我相信你有能力完

成。好了,話說得差不多了]蘭斯把一堆道具拿出來[這是……?][JAWS

的屏風,是這個世界特有的珍貴的家寶,你照著這本名冊,把織田家的武將都拜

訪一遍,和他們好好打好關係,瞭解一下我們織田家。好了,鈴女!]只見鈴女

突然從天花板上降下來[鈴女參上,忍忍!]這女忍者不論什麼時候都是充滿活

力。



蘭斯嗯了一聲,向我說道[以後她就是你的專屬忍者,任意供你使喚]轉頭

向鈴女吩咐[鈴女你曾為了我背叛主家,你永遠都是我的心之友,織田家永遠是

你另一個家,但你的主人就是小山,以後好好侍奉他,知道了嗎]明顯鈴女是蘭

斯安排在我身邊的眼線[看來真的不會讓我跑了啊……]我在心中叫苦。前有轉

生者織田國主蘭斯,後有最強女忍者鈴女,看來我的前途多災多難.同時,不知

為何這時我竟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很熟悉的感覺……沒錯,是違和感,發動催

眠時才會出現的違和感。不知是我天生靈敏還是轉生者有特殊的體質,我清楚了

解到是有什麼發生了[難道我已經中招了嗎……這轉生偽蘭斯行事真的有夠毒辣,

別人出招雙管齊下,他就N管齊下……][鈴女知道~]鈴女面對蘭斯毫不猶豫

的回答,然後轉頭一臉冷漠的走向我來,我不禁苦笑,看來同人不同命啊,連美

女也對我[另眼相看].出乎意料的是鈴女卻是恭敬的半跪下來[主人,屬下已

準備妥當,隨時出動]完全就是我當初催眠她時的那副冷豔模樣。



就在我和鈴女步出牢房,互相交流的時間,蘭斯不知何時有如忍者一樣的躲

在天花板上,兩眼佈滿血絲的觀察著我和鈴女,我們兩人只是在談話,但他卻已

經滿臉期待,胯下巨根卻高高勃起,褲子被撐到極限。





(3)



在鈴女的監視下,我一整個下午拿著禮盒,去拜訪織田家眾將,結果算是和

全部有名有姓的人打個招呼了。



我這個被妖怪詛咒的身份遭受了不少冷待,但結果還是完成了。



因為新家還未準備好,我便回到牢房休息,比我原來住的鄉村木屋還要好得

多。



而這個所謂的牢房其實只是虛名,根本關不住會各種戰鬥技能的轉生者,大

部份人只是懼怕蘭斯和織田家的追殺,加上這裡有酒有菜有女人,大夥都覺得跑

路更不合算,但又不想成為蘭斯的手下,才留下來以囚犯的身份住下,實際和傭

兵無異。



想到以後的事,真的覺得有夠麻煩。



我是很想把鈴女叫出來狠狠幹一炮以洩心中的不爽,但想到強大的,掌控一

切的蘭斯,我就不敢動手了。



加上我總是覺得除了鈴女之外,自己還被什麼東西監視著,令我只能壓下慾

望。



這時,一股炎熱的氣息從我身後傳來,我急忙向身後一看,原來是那個同為

轉生者,被蘭斯忌憚的基佬朱雀,不知什麼時候繞到我身後。



[哈哈,歡迎回來,新來的發禁君]這個死基佬正張開雙臂迎向我,我立即

避開他的擒抱。



朱雀沒有發怒,只是笑了笑[蘭斯打令派了你去幹什麼?他總會安排一些奇

怪任務給新人,好玩的是每個人都不同]



[……只是順著這本書去拜訪一遍而已,姑且提醒你一下,蘭斯他派了鈴女

負責我的安全,所以……]朱雀笑了一聲,無所謂的道[只是打聽消息的話可沒

什麼問題,他可不是那種小氣的人,再說如果他介意的話,那我根本就不會再見

到你了。]朱雀話中有話,但我累了一天,沒氣力去想這麼多[那,你今天的戰

果如何?]我想了一想,覺得說些閒話拉關係也無妨,就把今天拜訪的諸將的經

過告訴他。



[整個織田家氣氛有夠奇怪的,那些老將如柴田勝家,前田利家這堆[X田

O家]倒也算了,但莫名其妙的四個降將特別受女人歡迎,那個什麼島津四兄弟,

一臉囂張,對我愛理不理,身旁還有一堆美女包圍,若果不是我特意用精神力掃

視一番,我真的以為他們才是轉生者。]我和朱雀兩人一邊喝酒吃菜,一邊扯談

起來,朱雀熱情外放,讓人不由得產生好感,加上酒精的作用,我不自覺說的話

愈來愈多,連自己催眠以外的技能也說漏嘴。



[那群美女還有一大半都是名冊中有記錄的名將,蘭斯放任那四個小白臉真

的沒問題嗎???]我對島津四兄弟真的既羨慕又妒嫉。



[織田家國主信長暴斃,就只剩一個年紀只有XX的妹妹織田香當國主,實

際主權卻是異人蘭斯完全掌握。]朱雀對島津四兄弟毫不掩飾,面露慾望[而中

層就由島津四兄弟和他們的後宮組成。這四位美男子……嘿嘿,一直是我的主要

目標][哦?是任務的還是你自己想要的?][兩者都是,任務就是自己慾望的

真實體現,我的任務之中就是和有血統的人玩多P,幹有權有勢的男孩子,所以

他們四人就是我最大目標,不過可惜,蘭斯打令每次都阻止我出手,說時機未到。]



我完全不想瞭解基佬的心理,但朱雀的話卻是引起我的興趣。任務等於慾望,

如果是真的話,那代表我內心,其實比想像中的自己更卑賤下流。



[還有其他有意思的人嗎?我們這邊可是主角陣營,多的是有趣的角色啊]

[主角陣營?你說的就像在玩遊戲,我們都是從別的世界穿越過來,還分什麼主

角配角嗎?][你不知道嗎?這個世界就是一個遊戲,而主角就是蘭斯啊]朱雀

指了指自己和我[當然,我也好你也好蘭斯也好,全都是這遊戲的角色,就連那

頭把我們轉生過來的元兇也是角色之一。除了我們轉生者,以外的本地人都被我

們內部戲稱為NPC,所以啊,隨便幹你想幹的事就好了,不過……]朱雀喝了

一大口酒[我不會跟你說什麼人權道德,但任何事都要有個限度,搞太大的話,

除了蘭斯會親自出手之外,我們轉生者自相殘殺,就只會便宜了NPC,以及那

隻一直在看戲的畜……創造主白鯨大人]我無言以對,原來自己穿越的不是異世

界,而是一個遊戲,有夠莫名其妙。



看到我驚呆的模樣,朱雀也一口氣把私下的情報透露出來[這個遊戲的世界

的發展,是根據四名女主角各自進入四條路線,而其中那個島津四兄弟能加入主

角方陣營的是一名叫南條蘭的女主角的路線,而這條線最大的特點就是,那個在

另外三條路線都會被幹掉的島津四兄弟,會存活下來,然後不停勾引主角方的織

田家的女武將加入他們,直到男主角蘭斯成功活捉他們四人視為母親的黑姬後,

他們就會集體投降到織田家,簡單的說就是四隻賤男]朱雀舔了舔嘴唇[四隻欠

幹的***,我發誓一定要把我的**塞進他們的**,再攪拌……]



? ? [啊。抱歉,你對男人沒興趣吧,我再說一下他們的情報。理論上在遊戲中

的解決方法有三種,1。在他們勾女人前滅了他們2。把自己重視的女角友好度

提升到[愛情],這樣他們一個也動不了3。讓一個無關重要的女龍套被勾,就

能釣出黑姬,直接解決他們。但我們轉生者的老大偽蘭斯卻完全不同,他完全放

任島津四兄弟,結果遊戲中可以被勾引的有名有姓的強大女角,都被他們寢取,

造成島津家空前強大,但蘭斯他不知做了什麼,這島津四兄弟和他們寢取的後宮

直接加入了織田家,這簡直是不可理逾。我曾經向他說過,就算他們只是NPC,

但這裡是現實,不是電腦遊戲,每個人都是活生生的生物!他們壯大下去,只會

被他們架空織田家,但蘭斯卻總是跟我說時機未到,***!再拖下去就遲了!]

朱雀愈說愈激動,就像一個忠心耿耿的好臣子為國擔憂,但我總覺得蘭斯是故意

做成這種局面,不然解釋不了他的行為。



[幫助我吧!發禁君!不論是現實世界的我,還是這個異世界的『朱雀』,

同樣都是心愛著他。你本體控制熊貓的能力可以幫助蘭斯打令,而催眠能力,瞳

術,配合我的獨有技能,可以一起糾正織田家的內部,清君側後織田家就可以上

下一心,團結一致,解決武田信玄,殺出JAPAN,向大陸進攻!你絕對我們

織田家重要的人才!][這個……請容我三思]雖然他說得熱血激昂,但這基佬

急著想向愛人獻功,關老子屁事?還有看他的樣子完全是趁著我醉酒勸誘我,還

好酒醉三分醒[更何況,太遠的不說,我要先解決天使(低級神)所下的神諭,

否則連命也保不住,先解決了再說.]想不到朱雀直接打蛇隨棍上[簡單,我助

你一臂之力完全任務,你再幫助我,如何?]我撫著臉苦笑,我最怕的就是這種

轟轟烈烈熱情如火,充滿幹勁的好漢子[罷了,我的任務就告訴你吧,但你保證

你不能告訴蘭斯,以及聽了後也不能幹掉我,你覺得看我不爽我頂多回牢房,可

以嗎?]朱雀聽罷,嚴肅的默默點頭.[哦……這真的有點糟糕,難怪你不想跟

人說了]朱雀看著我良久,我能察覺出他的眼神也沒一開始的這麼熱情。但他最

後還是笑了一聲[只要你不把我和蘭斯打令當成是你的目標就行了!那,你心中

已經有了人選嗎?][放心吧,我不搞基,對你完全沒興趣。而我的確心中已有

人選.我也是很想幫你解決島津四兄弟,但他們四兄弟太難搞了,身邊還有一群

女的圍著,我還是先搞定那幾個比較容易上手的NPC,再集中兵力攻下他們]



[嗯,很好,不過你最好選擇那些沒被我們轉生者選中的NPC,不論是蘭

斯還是我,也不想看到同伴內哄。還是簡單給你說一下我們織田家的NPC吧]



[島津義久,四兄弟中的老大,冷酷型帥哥,口中老是含著一支香煙,真想

讓他含……抱歉,他憑借他冷酷的外表,勾引的都是和他同樣硬朗的女強人類型

的女武將,例如著名的毛利家三姐妹的黑道大姐毛利照,異國援軍的金甲女騎士

蕾拉。



另一種就是天性軟弱,被他的強硬所吸引的弱氣妹,織田家病系劍豪沖田望。



島津和久,四兄弟中的老二,充滿野性的健壯運動家,天生高大威猛,自然

是會釣到不少喜歡壯男的妹子,如毛利三姊妹中廚技精緻到可以用來殺人的二姊

吉川菊,山本家現任當主,擅長拉弓的美人山本五十六,出乎意料的是,他也很

受歡迎頭腦派的美人歡迎,如上杉家頭號軍師直江愛,以及異國援軍金髮美女軍

師烏魯澤,都被他搞上了。][島津碎久,四兄弟的老三,牛郎輕浮男,專門搞

JK小女生,你看那個種子島家的有名氣的最強鐵炮手柚圓柚美,現在天天被他

的鐵炮大爆射;那個北條家的女偶像大道寺小松已經公開宣佈自己跟他結婚了;

差點忘了毛利家的三女,最有名的公車小早川千奴就是看上他了,輕浮男配公車,

嘿嘿……][還有那個狗養的四弟島津家久,年齡最小的他專吃母性重的熟女,

聽說織田家那個長年拒男性於千年的酷大姐亂丸,還有那個自稱對戰鬥之外毫無

興趣的德川家戰姬也被他激起母性,直接攻下了!]本來只是朱雀在介紹,結果

說到一半,牢房內的一眾轉生者們都圍了上來,一起充滿怨氣的說著這四個賤男

的偉大事蹟。



[幹**,這四個雞巴小白臉,早就看他們不爽了!基佬和那個新來的,你

們要搞他們,老子不收錢,免費幫你們!]一群人也在旁邊起哄著。一股蠻荒之

氣壓過來,讓我動也動不了。



[喂喂喂,各位冷靜一點]還是朱雀說話夠力[我們很歡迎你們幫忙,但不

是現在,以後有機會合作自然會找你們。發禁君,我們出去吹一下風]急忙快步

走到城外,朱雀看了看沒人跟上來,才鬆了一口氣[抱歉了呢發禁君,你也看到

我們轉生者內部對這島津四兄弟有多不滿吧。]我倒是覺得蘭斯故意讓NPC島

津四兄弟專權搞女人,以此來分散轉生者之間的敵視[牽涉島津四兄弟的事實在

太多,我建議還是先找別的NPC會比較好,事後處理也會少很多麻煩。到最後

才一口氣清光他們。][說起來,還有誰是不能動的?][明石家的少主和他的

女人火缽,蘭斯打令就用過火缽的口射了一次,就直接放生給明石了]朱雀單手

托著頭[對了,還有死國眾,和你一樣都是被妖怪詛咒的可憐人,當中阪本龍馬

(女)本來是被詛咒的雙性人,後來答應蘭斯解除詛咒就和他來一發,之後蘭斯

成功幫她解除詛咒,她真的和蘭斯打了一炮,就直接丟棄了蘭斯,和自己的手下

讓君結婚了][……今天我拜訪的諸將中,最令我出乎我意料的就是死國眾,他

們和我一樣,都是被妖怪詛咒的可憐人,不同的是他們被流放到死國,而我卻成

功跑掉了。



想不到在四國這種破地方他們居然還能成功建國。]我嘆了一口氣[我只是

跟他們說一下自己也是被詛咒,他們就完全信任我,明顯把我當是自己人。如果

情況容許的話,我不想對他們下手。][誰讓你的任務這麼吊,任務是代表你心

中真正的慾望,只能說你心中的醜陋被神明完全揭開了。]朱雀擺了擺手[任務

就是任務,不完成就是死路一條][現況不容納你留有餘力,選吧,決定遵從自

己的價值觀去自殺還是找個犧牲品擋災讓自己墮落下去,不論選那一邊都會留下

遺憾,你就高高興興的選一個吧]





【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