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是妈妈的主人
我是妈妈的主人

本篇最后由 台中最狂辍学生 于 2016-8-3 16:28 编辑
看着跪在自己身前这个痛哭着的美丽妇人,我的心中既有兴奋的快感却又有着一丝的悲哀,因为这个妇人就是我的亲身母亲……
「求求你,我女儿她是不是有意的!求求你放过她,您让我幹什么我都愿意!」我的亲生妈妈抱着我的腿苦苦哀求道,在我记忆里面一直是温文尔雅的妈妈此时丝毫不顾自己的狼狈,死死的抱着我不让我离开,因为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陌生人就是自己母女二人唯一的希望!
但是她求饶的举动却让我心中顿时涌上了强烈的反感,那个我生命中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顿时从记忆的深处涌现出来……
一想到那个时侯的我所受的痛苦,我低头看着妈妈现在狼狈的样子,现实和记忆强烈的反差心中充满了报復的快感,我像狼一样盯着妈妈无助痛苦的样子,缓缓的低下身子用力的握住妈妈的下巴,将她此时虽然狼狈但是还是娇媚无比容颜和拉到我的眼前,冷冷的说道:「那好,既然你要代替你的女儿承受她犯下的过错,那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你想好了吗,刚才我要的只是你们母女的身子,但是现在我要你的心,我要你的心和你的灵魂从此以后都属于我!」
听到自己面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子说出这种条件,本来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林玉灵心中忽然涌现出来一丝后悔,本来她已经对于自己的处境有了考虑,想要以自己这个还算是有诱惑力的身子作为条件,去求得自己女儿们的生存机会,但是现在,或者自己现在还是死了好,这个念头勐地在她的心中一闪而过。
可是她也知道,要是自己死了,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对自己很感兴趣的帝国男爵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的两个女儿。为了自己的女儿,就算面前的这个男人提出什么更过分的条件,自己咬牙也得接受,毕竟自己现在已经什么也不是了。
「明白了,放了我的女儿,我就是您最忠实的奴隶!」林玉灵决绝的说道,「但是在我成为您的奴隶之前,我想先看到自己女儿平安无事。」
听到妈妈这种饲身于虎的语气,看着面前这个为了自己孩子放弃自己一切,全身披上一层圣洁光芒的母亲,我心中却充满了母子乱伦的禁忌快感,顿时一股想要玷污自己亲生母亲的邪恶慾望,趋势着我勐地吻上了妈妈的红唇,肆意的品嚐着这本来绝不可能属于我的娇艳双唇,同时一双大手也开始在妈妈身上肆意的游动起来。
虽然歷过两次婚姻但是在性事上却是极为保守的妈妈,对于我这种强烈的动作本能的就要拒绝,可是就在她要推开我的那一剎那,勐然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身子顿时一僵,苦忍着自己的本能,放任我在她的身上随意的攻城略地,感受着一双陌生男人的手在自己那女人最隐私的部位来回抚摸蹂躏,一滴屈辱的泪水不由从林玉灵紧闭的眼角间黯然滑落。
看着妈妈在自己身下这种痛苦无奈甚至于绝望的表情,我不由的心中一软,一股说不出来的柔情使得我不由的放弃了继续玩弄妈妈的举动,伸出右手温柔的将妈妈眼角的泪水拭去,我也不理解自己现在的动作,本来对以此时的情景我早就在心中不知道演练了多少会了,也正是这对于妈妈的仇恨支撑着我走过这些年地狱一样的日子,但是现在我看到妈妈痛苦的样子,心中感觉到的却不是报仇的快感,而是一丝痛苦和不忍。
对于我现在的心情,我不由的感到一阵烦躁,看着面前妈妈那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我更加的厌烦了,不仅厌烦妈妈当时的绝情,也厌烦自己此时的懦弱,到底自己现在做得一切是为了什么,而又是什么将自己和妈妈变成现在这种关系,都是这该死的世界!
此时,我沒有了继续玩弄妈妈的心情,总之以后的日子还长,根据帝国的法律,从今天开始,妈妈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女奴,我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有的是时间。
想到此处,我起身站了起来叫妈妈整理好刚才被我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在看到妈妈将自己的娇躯包裹好了沒有走光的危险后,我才拍手叫门外面的手下进来,毕竟在我心中妈妈是我一个人的,我可沒有其他贵族那种交换女人的习惯,我可不想让除了我外其他的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妈妈的身子。
「让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上一面,然后将她们三人都带回去,其他的人全部杀了,上面的命令是不留活口。至于我们的卧底,那些准备好的死尸全部带来了吗?」我问道。
「带来了主人,全部放在汽车后面,全部都是查不出来的流浪人口。」
「好,将人换出来以后,毁灭所有痕迹后就将这里用火点了,知道了吗?」
说完,我就让妈妈和手下一起退下了,而我则起身下楼,一个人安静站在了这所豪宅的一楼的大厅中央。
「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的小情人,怎么我从你的身上看不到一丝的快乐。」一位身穿着黑丝开叉长裙的贵妇人从大厅柱子后面的黑暗之中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看到这个女人的出现,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说道:「这不也是你的愿望吗?我的姑姑……」
看到我此时冰冷的态度,出奇的这个被我称为姑姑的女人不怒反笑,咯咯的就唔嘴笑了起来,娇媚的盯着我的眼睛,优雅的迈着猫一般诱惑的步伐缓缓的向我走来,一双洁白如玉的修长美腿,也在裙襬之间若隐若现,要是一个定力不强的男人早就在迷失在她这诱人的万种风情之下,无法自拔。
但是她能够诱惑任何男人,其中却绝不可能诱惑了我,原因就是这个女人就是我的亲姑姑,也就是我妈妈的孪生妹妹。同时现在这个毁灭妈妈丈夫王文意伯爵的计画,也是她和我一起实施的。也正是这个我妈妈的孪生妹妹,是她将家破人亡的我从大街上找了回来,训练我教育我,帮助我实施我的復仇计画,可以说是她,给了我现在的一切。
也许我是应该感谢她的,但是看着她那和妈妈一样的脸庞,我就不由的想起了妈妈,想起了曾经是那么温柔但是现在却又如此可恨的妈妈,所以我一直对于她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她也早就在这么多年的相处中知道了我的个性,不但沒有因为我的冷淡的态度感到不高兴,反而一直以挑逗我生气作为娱乐。
「是呀,现在你多年的愿望实现了,身份地位也比姑姑高了,哎,姑姑对你是不是沒有用了……」虽然话语是如此的哀怨,但是姑姑林夫人脸上却是一副轻笑的样子,软软的将自己丰韵迷人的身子靠到我的身上,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一边说着自己的不满一边眼角带笑的身子和我越贴越近,要是不知道我们彼此身份的人看到了我们现在这亲密的样子,一定会一位我们是一对甜蜜的恋人。
我感受着胸前姑姑那坚挺双峰的完美形状,和一双修长美腿对我双腿那似有似无的摩挲,我的心也不由的心猿意马起来,虽然早就习惯过了姑姑这只针对于我的恶作剧,但是姑姑这成熟女人的诱惑风情还是让我难以抗拒。
我感到自己已经对于姑姑的诱惑起了生理反应,不由的身子往后一缩,想要和姑姑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早就预料到我举动的姑姑却勐地抱住我,不让我离开她那迷人的身子,一边轻笑着将头靠近我的脖子,对我的耳朵轻图一口香气,耳语道:「我的男爵大人乖乖的听话,游戏才刚开始呢……」说完姑姑就一下子将小腹紧紧的贴到我的下身,隔着裤子开始摩擦起我的肉棒,上下晃动起来。
隔着裤子感受到我的阴茎在自己的挑逗之下,慢慢的硬了起来,姑姑的笑容更加迷人了,「我的小情人,你还要继续忍下去吗?要不要姑姑帮帮你呢?」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解开我的上衣,在我裸露的胸膛上面,用手指画起了圈圈。
软玉温香在怀,还摆出这种任我採摘的态度,我不由的心中一荡,想要就此和姑姑在此真的销魂,但是我家族里面最重要的秘密却不能让我如此的放恣,我勐地将姑姑一把推开,苦苦的忍受着自己的慾望,起身看也不敢再看姑姑一眼,低着头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深深的做了几次深唿吸,平復好了自己的心跳后就这样继续低着头对姑姑说道:「对不起姑姑,这里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我想我应该要走了。」
听到我的话,姑姑本来不想就这样轻易就让我走,但是看到我此时的态度,在联想到我们家族那个禁忌的秘密,虽然不情愿,但是好是放过了我。「看你吓得,好吧,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让你离开……」看到我去意已决,姑姑只好撅着嘴瞪了我一眼,无奈的走上前去开始仔细的帮我整理起仪容,「已经成为贵族的一员了,还是不知道注重自己的礼仪,真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温柔体贴帮我整理仪容的女人,想起这么多年以来和姑姑相依为命的情景,我知道,要说我心中真正关心我的亲人,就只有姑姑了,虽然姑姑有时候会故意的引诱我犯罪,还美其名曰是要训练我对于女人的抵抗力,不让我未来被那些坏女人骗了,但是过去的这几年当中,虽然我经歷了许多冷酷无情的事情,但是正是姑姑这种別样的温暖,才让我沒有在这黑暗的世界里面完全沈沦,守住了最后的一丝人性,想起这些我心中不由的感到了阵阵温暖,「你问吧,姑姑。」
看着我现在这成熟稳重的样子,姑姑眼前不由的一晃,记忆中那个瘦小嗜血的小人儿霎时间和面前的这个贵族的身影重叠了起来,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回想起来这么多年间发生的爱恨情仇,林妇人的心中顿时一痛,「要是有一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会还认我这个姑姑吗?」林夫人在心中反问道。
但是事情已经走到了现在,也不由自己不继续下去了,想到此处,林夫人只好鼓足勇气问道:「你以前答应姑姑的事情还记得吗?」
坐在回家的轿车里面,我久久的想起姑姑和我分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现在你的心中还有犹豫……」。是吗,我现在矛盾的心情姑姑看出来了吗?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但是一想到家族里面的那个禁忌,却又不由的我多做选择……
是的,我们家族曾经是中国四大家族中最荣耀的一族,四大家族之首的林家!
但是可惜的是,在我五岁的时候,我们林家除了姑姑妈妈和我三人以外,其他的人全部都死于那场针对我们林家的阴谋之中。而我也正是在那个充满血腥的晚上,知道了妈妈真实的面目,自此之后除了将我从大街上找回来的姑姑以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也就是在那件事情以后,世界上再也沒有林家大少爷林一凡,有的只是现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屠夫,帝国政务司皇帝直属特殊部部长——X男爵。而今天,我也正是靠着政务司的权利,暗中授命剷除帝国宰相——四大家族王家族长王天君一家。上面的命令是不留任何活口,包括自己的钉子在内,好在暗地里我用无名死尸充作妈妈母女三人和那些卧底的尸体,才将他们救了出来,反正最后调查部门只是会查一下尸体数目,至于尸体的身份早就被一把大火烧的无法辨认了。
为了此事我可能会因为做得不够漂亮被上面骂一顿,但是我知道要是我不这样做让自己的手下白白送死,那么早就恶名在外的我就会失去自己部门下属的信任,也会随了皇帝的意成为一个挡箭牌,只要我不好用了,孤立无援的我就会立刻被抛弃,毁了我这把沾满血腥的髒刀,成就他仁慈帝皇的名誉。所以我只好在暗中为自己留下后路将自己部门弄成铁板一块,拥有自己的力量不让自己成为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
是啊,自从公元2xxx年以后,中国被龙大帝统一再次成为了帝国以后,国家就再也沒有了民主和和平,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身份差异,人被划分成为了四等,一等人就是以龙大帝,和帮助龙大帝统一中国四大家族为首的——贵族阶级;二等就是能对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社会精英——公民一族;三等就是人数最多的社会劳动力——平民一族;最低等的就是犯罪,罪人之后或者是对于社会沒有作用被社会抛弃的人群——奴隶一族。按照龙大帝定下的法典,下等族群对于上等族群必须无条件的绝对服从!不管是亲人,财产,还是金钱,只要上等族群需要,下等族群就必须无偿的交出来!
由此,也造成了社会上面的等级的绝对分化,每一等族群只有自己的族群和上等族群可以宣判,至于相对的下等族群,则不管被上等族群如何对待都是无罪!
「要是想做些什么,那么就改变自己,将自己变成上等人在要求吧!你将可以实行你的一切!」这句话就出自己帝国的第三任宰相之口,据记载,这个宰相本来是奴隶一族之人,从小就受盡了欺压,再加上他是一位贵族大人在大街上出于母亲的美色就地强姦而产下的孩子,在母亲死后无依无靠的他,少年时代更加过得是生不如死。但是他沒有怨天尤人,去怪罪这种残酷的法律,他先是用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创造财富,从奴隶变成了平民。又从平民变成了公民,直到最后用攻佔日本的功劳成为贵族之后,暗下黑手罢黜了自己亲生父亲的爵位,让其从贵族降到了公民,要不是帝国规定一次只能下降一个等级,他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怒火恨不得一下子就将亲生父亲从贵族变成奴隶!
但是此时身份的差异已经足够他实现自己的愿望,他在自己的父亲成为公民的第二天,就在当年那一条母亲被侮辱的大街上,靠着帝国的法律用贵族的身份将这个禽兽千刀万剐而死!之后更是已经爬到了帝国宰相的位置!
自从此事之后,知道了龙大帝法典竟然还可以这样子用的人们,开始了彼此之间的血腥斗争,不关是贵族还是平民,都靠着打击敌人提高自己身份的手段,书写了此后中国帝国的歷史!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妈妈自此以后不能离开自己的原因了,要是自己这个贵族不给她提供保护,已近变成公民的她在现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里面,落到自己以前身为贵族时候的敌人手里,只会比留在我这里未来可能遭受到的屈辱遭受到更加残忍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