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OL激情】(22-23)【作者:仙妲姬】
【OL激情】(22-23)【作者:仙妲姬】
字数:109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OL激情【二二】婚礼淫遇>

  有天,跟茹莉和美兰吃中饭时,茹莉说她家最近气氛很差,因为他哥哥要结婚,因为女方是个中型企业老板的女儿,再加上饭店档期的安排,所以要先在台北举办婚礼,宴请女方的亲戚及新郎新娘的同事,然后再回台南,拜祖先补宴客。茹莉她爸爸认为,这样有点像入赘,不是很高兴。

  所以,她老爸决定台北的婚礼,也要男方来主办,要请男方的亲戚,也坐游览车上来,但原本在我家,常作司仪的长辈说,不敢在五星级饭店的场面当司仪,所以找不到人来当司仪。

  美兰:『那还不简单,找辉哥主持就好了,而且绝对是南部的风格,俗搁有力,他也会说四句联,又会捧人。辉哥对不对?』我:『还好啦!主持过好几场婚礼及社团的会长交接典礼,效果都还好啦。』美兰:『你少假了啦!我又不是没听过,茹莉找他就对了。』我:『不好啦,之前主持的都是朋友,知道如何开玩笑,你家我又不熟,我怕出错啦。』美兰:『茹莉不要听他的,他可以的。』茹莉伸手捉住我的鸡巴。茹莉:『你敢说不吗?』

  到了婚礼那天,我主持的还有点水准,气氛还算HIGH。整个婚礼结束后,新人的朋友们,到饭店的房间在闹洞房,茹莉和我也去瞧瞧,他们还是在玩一些,限制级的游戏,像鸡蛋从右裤管进、左裤管出的游戏。茹莉在我耳边轻声说。茹莉:『我现在好想做爱,我们到隔壁房间去。』

  这间饭店的房间,格局有些不同,阳台只有一个不高的栏杆,一跨就能到隔壁房间。茹莉说,那本来是昨晚,她跟她父母亲昨晚住的,今晚原本也订了,但他们执意要回台南,刚刚帮他父母整理行李后,就从阳台到她哥哥的新娘房来,所以落地窗没关。

  茹莉今晚,酒喝多了一点,情绪有点亢奋,一进门,就抱着我猛亲,然后把她跟我的衣服脱光光。抱着我躺在床上,自己抓住我的鸡巴,就往她的小穴插,她的小穴不知受什么刺激,已经湿滑滑的了。茹莉:『呵呵……好……啊啊……舒……服……啊啊……』跟她作爱那么多次,知道她喜欢快一点的,我就在她屁股下,垫一个枕头,快速抽插她的小穴。茹莉:『啊啊……好……啊啊……啊啊啊……爽……爽……啊……爽……啊……』我再将她翻身,依然垫着枕头,我从屁股后,抽插她的小穴。茹莉:『啊啊……我……啊……升……啊啊……天……啊……了……啊……啊……』她的全身颤抖好几下,小穴及屁股一缩,流出很多淫水。

  她抱着我猛亲后,把我压在床上,睡着了,我也躺着休息休息,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有人进来,我起身要穿衣服时,已经来不及了。进来的是那二位伴娘,一位是清醒,一位是喝茫了。清醒的那位,一见到我没穿衣服,醒伴娘:『对不起,是新郎给我门卡,叫我送她过来跟他妹妹一起休息的。』我:『她【我指着茹莉】是新郎的妹妹。』醒伴娘:『对不起!不知还有你在。』我:『没关系!我也该回家了。』

  我就开始要找衣服时,那位喝茫的伴娘,忽然伸手捉住我的鸡巴。茫伴娘:『有男人的宝贝耶!』喊完,她就用嘴巴含着我的鸡巴起来。另一位伴娘要拉开她,被她推倒在地。醒伴娘:『对不起!她喝醉了。』我:『没关系,反正被美女服务,我也甘愿。』

  谁知,茫伴娘吸了一阵后,起身把我推倒在另一张床上,撩起她的裙子,脱掉她的内裤,直接将她小穴,套入我的鸡巴,开始上下摆动,她的屁股抽插。茫伴娘:『啊啊……宝贝……喔喔……好硬……好舒服……』由於她穿的礼服,碰到我身上,有些不舒服,我就将她翻身,脱掉她的礼服,里面已经什么都没穿了。
  换我将鸡巴插入她的小穴慢慢抽插。茫伴娘:『呵呵……舒……嗯嗯……服……嗯嗯……喔喔……』另一位伴娘,静静坐在沙发上,既然有人欣赏,我就要表现好一点,再加上茫伴娘的小穴,已经很湿滑了,我就屁股夹紧,用力猛插小穴。

  茫伴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再将她的双腿,架在我肩上,扶起她的屁股,将鸡巴插入她的小穴,次次都将鸡巴全部插入。茫伴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屁股一紧,小穴一缩,再放松时,喷出尿来了。

  她似乎也醒了,一见我及那位醒伴娘,就轻声细语的说。茫伴娘:『他是谁?为什么他在跟我作爱?』醒伴娘:『莹秀!是你看到人家的宝贝,就上去搞人家,干嘛?你要告人家强奸啊,我是会当他的证人,证明他是被迫的。』莹秀:『臭安菁,谁说我要告他了。他的鸡巴好硬,用起来好爽。』安菁:『是喔!你是很爽,我再旁边看的哈死了,痒死了。』我:『那要不要我帮你止痒啊!』安菁:『你还行吗?你已经弄了两个了。』我:『我不喜欢被女生说不行,行不行,你自己试试看吧?』说完,我就大字躺在床上,鸡巴直挺在那。

  我见安菁,将她礼服脱掉,然后将她的小穴套入鸡巴,开始抽插。安菁:『哇!好硬……嗯嗯……好舒……喔喔……服……嗯嗯……』我用双手抓住她的双手,让她支撑着用力,这样,她的抽插就越省力也越快。安菁:『啊啊……啊啊……爽……啊啊……过……瘾……啊啊……啊啊……』接着,她还是无力趴在我身上,我用双手扶住她的屁股,上下摆动。安菁:『啊啊……啊啊……好……啊……满……啊啊……足……啊啊……』她的小穴内,似乎开始在抽动了,我就紧抱着她,猛力抽插。安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小穴一缩,她出精了,我也在插几下后,射精在她小穴内了。

  莹秀在我们做爱时,跑去洗澡卸妆了,围条围巾出来,见我们作完了,就开始问我是谁,我简单说了,跟茹莉是同事兼炮友。我看了茹莉,依然睡得很沉。我也问了她们,原来,她们是茹莉嫂子的同事。接着我就回家。

  周一上班时,茹莉告诉我,她爸爸很喜欢我的主持风格,原本要请电子花车,但怕被亲家认为没水准,所以要我下去台南主持,顺便让他招待一下。在盛情难却下,只好答应了。周五,我跟茹莉,提早下班坐高铁到台南,一到她家,就摆了十几桌,他们所谓的【菜头】。

  这是因为晚上要拜天公,会请亲戚来帮忙及一起祭拜,所以会先请总铺师煮些很道地的菜餚,如小封肉,鹹菜炒大肠等,我怀念的口味。席间,茹莉他父亲一直在劝酒,她家又是个大家族,亲戚很多,我被灌了很多酒,还好是喝啤酒,尿一尿就好过些了。饭后她们也要我参加拜天公,茹莉她妈妈及奶奶,就问我很多问题。

  在拜完天公后,已是凌晨两点多了,茹莉跟她一位堂妹叫茹容,一起带我到附近的饭店住宿。茹容:『辉哥!我是不是要叫你姊夫啦?』茹莉:『不要乱说,辉哥人家有女朋友的。』茹容:『但是,你们不是常常那个吗?而且伯父伯母及奶奶都很喜欢辉哥,所以,姐你要小心,接下来她们会帮你追辉哥的。』我:『她们会怎么帮啦?』茹容:『会寄些特产给你,然后会常打电话给你。』
  茹莉:『好了啦!不要乱说了,辉哥!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啦。而且,他只是你老姐的泄欲伴侣而已,等你老姐找到其他男人,就不会找他了。』我:『哇靠!

  你只把我当泄欲的工具啊,而且我们的事,她怎么知道?『茹莉:』她也在台北上班,住我附近,常到我那,聊天时说起的。『茹容:』茹莉说你的宝贝很厉害,改天找你试试。『我只能摸摸头,笑笑了,她们就送我到饭店,登记后就离去了。

  隔天,是在社区的活动中心办桌的,有个舞台请了一团那卡西,我只主持前面的程序就好,后面就由那卡西,去接受宾客点唱。餐会结束后,茹莉说她要去陪她奶奶,就叫她堂妹茹容及茹婷,陪我去逛逛台南。我就先回饭店,换套轻便的衣服,等她们来接我。结果,她们骑了两台机车来,她们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想逛古蹟,茹【赤崁楼、亿载金城、安平古堡】等。

  两台机车,我载茹容,茹婷自己骑一台。沿途茹容紧贴着我,两颗奶子,贴在我后背,还随着机车的跳动及刹车时,乳房在我背面磨蹭,让我的鸡巴,都翘起来了。茹容甚至伸手到我裤子里面,握住我的鸡巴。茹容:『辉哥,你的宝贝真的好硬。握的好舒服。』

  在亿载金城时,听她姐妹在窃窃私语,之后和她们聊天,知道她们跟茹莉是同年生,是堂姐妹的关系,都在台北上班,虽不住一起,但都还很近。在回程时,换茹婷上我的车,她也一样,握着我的鸡巴。茹婷:『哇!真的跟茹莉说的一样,好硬喔。』茹容在半途停车,打电话回去说,要带我去小北夜市,不回去吃饭了。她们两个,一人一边,紧挨着我身边,逛着小北夜市。但她们早早就回到饭店,并跟着进房间。

  一进房间,她们就说全身湿答答的,要去洗澡,顺便把我也拉进去一起洗,四颗乳房,在我身上磨蹭着,四只手,轮流搓着我的鸡巴。一出浴室,就将我推倒在床上,茹婷蹲在床边,吸我的鸡巴,茹容趴在床上,将她的小屄,摆在我面前,让我舔她的小穴。接着,茹婷跨坐在我身上,将小穴套进我的鸡巴抽插,我也用手指,插进茹容的小穴,开始抠、转、骚。茹婷:『呵呵……这……鸡……巴……呵呵……插……得……嗯嗯……好舒……服……』茹容:『啊啊……好……痒……啊阿啊……好……舒……啊阿……服……』

  茹婷抽插一阵后,似乎累了,我就起身,让她俩人并躺着,我将鸡巴,改插入茹容的小屄内,用手指插入茹婷小穴,一样的抠、转、骚。茹容:『啊啊……爽……啊啊……好……啊……爽……啊啊……啊阿……』茹婷:『啊……好……刺……激……啊啊……好……爽……啊啊……』茹婷似乎被我抠的太刺激了,身体不停的抽慉转动,淫水氾滥,将我的手掌,弄的湿滑滑的。而茹容在我抽插下,似乎很满足,小穴淫水,也不断流出。

  我则用双手,抬起茹容的双腿,猛力抽插她的小穴。茹容:『啊啊……好……爽……啊啊……好……爽……啊啊……爽……』抽插几十下后,改将她双腿架在肩膀上,抬起她屁股再抽插。茹容:『啊啊……啊啊……快……啊啊……爽……死……啊啊……了……』

  这时候,她身体开始哆嗦起来,小穴就开始抽慉出精了。我将鸡巴拔出去,抽插茹婷的小穴,一样抬起她双腿,并在屁股下垫个枕头,快速抽插她小穴。茹婷:『啊啊……会……啊啊……死……啊啊……啦……啊啊……』在我连续抽插下,茹婷小穴开始抽动。茹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小穴一缩,流出大量淫液,阴户湿成一片,她也出精了。

  今天不知为何较神勇,肏了两个后,还没射精。我就打电话给茹莉。我:『茹莉,你两个妹妹都躺平了,但我还没消火,要不要帮我。』茹莉:『好!我知道你很神勇!那两个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就知道,一定跟你在干活,你随便找一个肏死她,让你出来,上台北我再让你爽。』我就将鸡巴,重新插入茹婷的小穴,放情的抽插。茹婷:『啊啊……不……啊啊……要……了……啊啊……会……啊啊……死……啊啊……啦……』我抽插二十几下后,就射在她的小穴内了。她们因为怕被怀疑,就拖着有点虚脱的身体回家了。

  隔天早上,我到茹莉家,她父亲包给我一个红包,我开始执意,只收红包袋不收钱。我解释说,茹莉平时在工作上,帮助我很多,这点小忙,应该帮的,何况,她一直都把我当哥哥,一样照顾我。所以,她需要帮忙,是我应该做的,以后,她结婚我也可以帮她主持,赶快撇清关系。

  中午,茹莉全家又请我吃饭后,我就先回台北了。

          <OL激情【二三】女仆男佣>

  『本文为独立单元,但文中人物与之前文章有所关联』

  公会帮新加坡大学,一场行销研习班作推展,为期十天,在新加坡大学举行,由於,我去年业绩不错,我就争取参加,但另一组业务,雅娟也争取参加。由於我们关系,也是属於炮友关系,虽只在员工旅游作过一次,但她对我的鸡巴,我对她的豪乳,也意犹未尽,所以我俩私下订个协议,若被公司选出参加的人,要到落选人的家,去当24小时的脱衣佣人,以慰问落选人。

  谁知,老板佛心来了,让我们两个一起去,我原本建议协议取消,但雅娟说,要照协议去作,所以,约定该周六零时至晚上十二时,她到我家,周日同样我到她家去。她认为,先到我家,看我如何对待她,她才决定,隔天如何对待我。
  周五上班时,雅娟还跑来挑衅我,说这个周末,要让我精尽人亡。周五那天晚上十二点正,雅娟按了我家电铃,一进门,她就把衣服脱光光,然后跪在我前面。

  雅娟:『请问主人,我的第一项工作是什么?』我一看到她那对豪乳,就伸手用力揉她。想了一下。我:『用你的奶子,帮我洗澡。』

  我就将她带到浴室,由於我的浴室,地方不大,我就站着,让她用她的豪乳,擦我的身体,她用双手夹住她的乳房,搓我的鸡巴,洗完后,来到我床上,我大字躺在床上。我:『开始跟我作爱。』她就先含着我的鸡巴,吸含了一阵后,她就将鸡巴,插入她的小穴,开始抽插。雅娟:『呵呵……好久……没……吃……这只……肉……棒……了……』说完,她就开始摆动屁股,开始抽插。

  她的两颗豪乳,在我面前晃动的好厉害。雅娟:『啊啊啊……好……过……啊啊……瘾……啊啊……』她那两颗豪乳,太吸引人了,我就坐起来,吸她的乳头,双手扶着她的屁股,配合她的节奏抽插。雅娟:『啊啊啊……爽……啊啊……好……啊……爽……啊……啊啊……』我让她跪在床上,双手撑在床上,这样,她的豪乳是垂着的,我从她后面,抽插她小穴,双手握住她双乳,豪乳揉起来,真的很有感觉。

  雅娟:『啊啊……主……啊……人……啊……我……啊……太……爽……啊……了……啊……』我持续抽插几十下后,她似乎已经快高潮了。所以,我再用力抽插。雅娟:『啊啊……啊……我……啊……啊……不……啊啊……行……了……啊……』她身体颤抖了几下,就出精了。作完爱后,她就睡着了,一睡就到早上快十点才起床。

  她起床时,我已经跑步回来了。当她出来时,我:『早啊!女仆,是不是该为我准备早餐了。』当她去准备早餐时,我就从后面,将鸡巴插进他的小穴,抱着她,握住她的双乳。她准备好早餐后,我仍保持,插着她小穴的姿势,要求她帮我刷牙洗脸,直到要她喂我吃早餐,还有扫地、拖地时,才放开她。

  雅娟:『主人!接下来我要作什么?』我:『我是主人,不要什么事都问我,该作什么就作什么?想不出来时,就来让我插咩咩。』雅娟:『遵命!主人。』她就跑过来让我抱着,将她的小穴,套进我的鸡巴,我则亲吻她的双乳。

  我:『我不是要作爱,我要插你一整天,若我的DD软了,就把它吸硬再插,我高兴肏你时,就肏你,不肏你时,就把DD插在咩咩理面。懂吗?』雅娟:『遵命!主人。』我就这样插着她,一面看电视。接着,她起身去切水果及泡茶,然后来到我面前,一样把小穴套进我的鸡巴,用她的嘴巴,含着葡萄喂我,然后喇舌。

  她也将茶,含在她口中,然后再口对口注入我嘴中,在这样的柔情蜜意服务下,实在有些受不了,我就将她,推倒躺在沙发上,用我的鸡巴猛力肏她,也不管她爽不爽,只把她当成泄欲工具,由於她的小穴,也是湿滑滑的,我就一直插一直插。雅娟:『啊啊啊……轻……啊啊……一……啊啊啊……点……啊啊啊……』我根本不理她要我小力一点,还是一直抽插。

  雅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被我抽插的抱紧我,全身开始颤抖,小穴不断流出淫水。雅娟:『啊啊啊……饶……啊啊……了……啊啊……我……啊啊啊……』也不知抽插了几下,我就射精在她的小穴内了。她休息一下后,握拳轻轻打我。

  雅娟:『你好狠,差点被你肏死了。』我:『没办法,你太性感了。还有,你该去弄午餐了。』雅娟:『但是,我不会煮菜,可不可以叫外送?』我:『可以啊,不过,你要不穿衣服去开门才行。』雅娟:『那我煮水饺跟浓汤给你吃。』我:『随便。』煮好后,当然,还是鸡巴插着小穴,喂我吃水饺。

  吃完后,就插着小穴睡着了。睡醒后,我和她一样,插着小穴在玩Wii,原本玩CS,但她坐在我腿上太久不舒服,就改打网球,看她打一下,那对豪乳就抖好几下,看了实在受不了,就把她拉进房间,让她躺在床上,抬起她的双腿,将鸡巴直接插进她的小穴用力抽插。

  雅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抽插同时,我忽然想到,她明天不知要如何蹂躏我,我就将速度放慢后,不插了。她开始喘息。雅娟:『怎……么不插了……』我:『肚子饿了,我去煮晚餐,吃完再肏你。』雅娟:『你会煮饭喔?』我:『当然!手艺还不错,算你今天还很配合,犒赏你的。』

  当我还在作菜时,我学弟回来了,雅娟一见到,就跑到我身后躲起来。雅娟:『他是谁?你没说还有别人?』我:『他是我房东,也是我学弟,谁叫你早上睡那么晚,所以没看到。』雅娟:『那这样不行?我只服务你一个人的。』我:『当初我们打赌,是到人家家里,当脱衣女仆,又没说服务多少人,所以,他也是你的主人。嗯,先去帮他洗澡吧?』学弟:『不用了!我自己来。』我:『洗澡是前戏,你要让她爽一下,鼓励鼓励她。』雅娟:『好!没关系,明天你就知道。』

  我学弟就带雅娟进去洗澡,我还叫学弟,把她肏到高潮。当我作完菜,在餐厅等他们出来时,学弟的房间,传来雅娟唉唉叫的声音。过了一阵子,学弟才出来了。我:『怎么样?』学弟:『当然不能丢学长的脸,她应该高潮了两次,我才射精。』我就进去,将鸡巴再插进雅娟的小穴,抱着她出来坐在椅子上。
  雅娟:『辉哥,让我休息一下啦!』我:『好,那先吃饭吧。』我就将她放在旁边椅子上,开始吃饭。吃完饭后。我:『学弟!你整理一下,我先跟雅娟去休息。』我就在将雅娟抱起,还是把鸡巴插进她的小穴,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然后开始慢慢抽插。雅娟:『啊啊……我……啊啊……不……行……啊啊……了……啦……啊啊啊……』我不理她,继续抽插,她似乎无力了。雅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抽插了一阵后,好像快射精了,我就将鸡巴拔出,示意学弟来接手,学弟鸡巴,已挺在那边等待了,他就将鸡巴,再插进雅娟的小穴抽插。雅娟:『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学弟抽插一阵后,雅娟身体不断抽慉,小穴淫水直流,学弟示意要换手。我就再挺起鸡巴,插入她的小穴。就这样,我跟学弟轮流抽插她的小穴,雅娟这时,身体不断的打哆嗦,四肢无力的,摊在沙发上任我们抽插。

  也不知插了多久,学弟就射精在她的豪乳上了,但我还是强忍着。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我再问学弟:『还可不可以?』他说:『勉强还可以!』我们再轮流肏雅娟一次。但这次换了两次手,我就射在雅娟身上了。这时,雅娟摊在那爬不起来了。我:『你要现在回你家,还是在这过夜。』雅娟:『我……怕你们了……我要……回家……』我就穿好衣服,用一条薄被包住她,抱她到我车上,问了住址,就到了雅娟她的家。

  那是一间还算大的小套房,约20坪,一厅一房一卫一厨,但全都没有隔间,看起来还不错。我将她放在床上后。我:『请问主人,我现在要作什么?』雅娟:『我要睡觉,不要吵我。』我就脱光衣服,在她旁边睡觉了。到了隔天早上十一点多,她才起床。

  雅娟:『你们昨天好狠,我的咩咩,被你们弄到现在还在痛。我一定要报仇,你先去作菜,作多一点。』说完,她就进了浴室,由於她的浴室,上半部是透明的,我看到她在打电话,我心想完了!她在搬救兵。

  当我作完午餐时,我:『主人!午餐做好了,要不要用餐了。』雅娟:『等下再吃,我的咩咩痛痛的,过来舔她。』我就将头埋在她的双腿间,一舔她小穴时,她喊痛了。就不要我舔了,换她蹂躏我,用手指弹我的鸡巴几下,痛得要死,鸡巴变的软趴趴的。接着,又把我鸡巴含硬。雅娟:『待会要接客,就先饶了你。』
  果然,没多久门铃响了,雅娟竟然要我,没穿衣服去开门,我一开门,进来两位女生,都是有大大的乳房。女生:『你就是今天的男佣,先帮我们脱鞋。』我就蹲下去帮她们脱鞋。她们握着我的鸡巴。女生:『哇!真的好硬。』她们坐在雅娟旁边,看着她的小穴。女生:『哇!他真的把你的咩咩,都肏红了耶。』雅娟:『所以,今天你们要帮我报仇。』

  这时,我就请她们用餐,我站在旁边。雅娟:『她们是我同学,她叫文娟,她叫明娟,我们是三娟姊妹。是我今天的客人,所以,你也要服务,有没有意见?』我:『能够为主人的姊妹服务是我的荣幸。』文娟她站起来,开始脱掉衣服,露出她的大波。然后将她的内裤及胸罩拿给我。文娟:『去帮我洗乾净,要用手洗。』
  明娟也起来,将衣服脱掉,一样拿着内裤及胸罩给我。雅娟:『到外面阳台的水槽去洗。』她的阳台,是搭建出去的,都是用不鏽钢做的铁窗,位於两栋楼间的防火巷,还好对面没人出来,不然,一定被认为是变态。洗好后回房间,见到三位裸女坐在沙发上。

  文娟:『你先插我们一个人一百下,先试试再说。』说完,她就到床上躺着,我一摸她的小穴,还没干就已经湿湿了,我二话不说,提起鸡巴就插入,并且用很快的速度抽插。文娟:『啊啊……轻……啊啊……一……啊啊……点……啦……啊啊……』我根本不理她,还是很快的抽插。文娟:『啊啊啊……要……啊啊……死……啊啊……了……啊啊……啊啊……』一百下抽插完后,我就将鸡巴拔出。

  文娟:『嗯嗯……不……要停……我……还……要……』我就再将鸡巴插入,就用快、慢、深、浅、交叉的方式抽插她小穴。文娟:『嗯……好……啊啊……舒……服……啊啊……啊啊……』我再将她双腿抬起,一次一次深深的抽插她小屄。

  文娟:『啊……啊……啊……啊……』我再用快速抽插她十几下后,文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身体就抽慉了好几下,出精了,我就拔出鸡巴,躺在她旁边。

  明娟一见到我躺下,就走来跨跪我身上,将她的小穴套进鸡巴。明娟:『哇!好硬,难怪雅娟你被肏的这么惨。』说完,她就双手撑在床上,屁股开始上下摆动的抽插,那对豪乳,就在我面前晃动,我就用双手,开始大力的蹂躏她的乳房。明娟:『啊啊啊……好……啊啊……爽……啊啊……』抽插一阵后,我就起身,将枕头垫在她屁股下,双手撑在床上,用力抽插,但速度不快。明娟:『呵呵呵呵……爽……呵呵……死……呵呵……了……』

  我再将鸡巴在她的小穴口,轻轻抽插几下后,再深深插入,她的阴核似乎很敏感,我就用大拇指,揉她的阴核。明娟:『啊啊啊啊……快……啊啊……啊啊……

  死……啊啊……了……『在我如此的抽插及刺激下,明娟似乎受不了了,紧抱着我。明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身体开始抽慉,小穴一缩,出精了,我又用力抽插十几下后,也射精在她小穴内了。

  文娟在旁边,看到我射精后,开始舔我的鸡巴,鸡巴射完精后虽软的,但经她刺激,似乎有点反应。她就到雅娟旁边。文娟:『哇!好猛,射精后还有反应。我看,今天很难让他弃甲投降。』雅娟:『后!叫你们来,就是要让他精尽人亡,才第一次就认输了,不管啦!继续上啦。』文娟又来躺在床上。文娟:『再来吧!』
  我的鸡巴还是软的,我就躺在文娟与明娟中间,各用一手的两只手指头,分别插进她们俩的小穴,又插又转又痒。明娟:『啊啊啊……会……啊啊……死……啊……啦……啊啊……』文娟:『啊……喔……你……啊啊……好……贱……啊……用……这……啊啊……招……啊啊……』

  由於明娟才刚高潮,反应特别激烈,不断扭动她的屁股。我就偶而揉她的阴核。文娟也无法抗拒这种快感,露出陶醉的表情。明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文娟:『啊啊……好……啊啊……舒……啊啊……服……啊……』再弄没多久,感觉到,明娟她的屁股一直在收缩,我就再加快速度,用手指在她小穴内转动。

  明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小穴喷出尿来了。弄的我手湿湿的,就擦在她的豪乳上,我就转过身,用嘴轻吸文娟的乳头,将她吸起又放掉。这时,雅娟过来,用她的嘴含住我的鸡巴,开始舔我马眼,我的鸡巴又恢复硬度了。而此时,文娟似乎也要高潮了。文娟:『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她的小穴一缩,全身打起哆嗦,扭动屁股,甩掉我的手指,摊在床上了。

  我拉起雅娟,要肏她小穴。雅娟:『不行!我的咩咩会痛。』我掰开她的小穴一看,阴道壁似乎有一点点破皮。我:『真的破皮耶。』我就抱着她亲一亲。我:『昨天太不怜香惜玉了,那是因为你太性感了,忍不住多用一点力。』雅娟:『那有这样,你跟你学弟,轮流肏我那么久,不破皮才怪。』我:『那现在怎么办?』雅娟:『算了啦,这两个没用的傢伙,一下就被你搞趴了。』我:『不要生气了,我去帮你们泡茶切水果。』

  在我泡好茶及切好水果后,文娟及明娟,都还摊在床上睡觉。则换我跟昨天一样喂雅娟吃水果,并故意将水果的汁液,滴在她的胸前,我则趁机舔她的豪乳。雅娟:『不要再挑逗我了,今天没办法作爱了。你去煮晚饭了啦。』我作完晚饭时,她们两个还在睡。雅娟:『真是没用,你去叫她们起床吧。』我:『是,遵命。』

  我就走到床边,搓搓我的鸡巴,让他硬起来。就往文娟及明娟的小穴,各抽插几下,然后猛吸她们的乳房。看到她们睁开眼后。我:『请你们吃饭了。』在吃饭时,雅娟数落她们,被我随便肏一肏,就睡的跟死猪一样。文娟反驳说,我用手太刺激了,根本不怜香惜玉,所以才被肏惨了。饭后,我们开始聊天!
  明娟:『你最多一次跟几个女人作爱?』我:『有次有十二个。』文娟:『少盖,十二个。』我:『不信,你问雅娟,她也是其中一个。』雅娟就把上次员工旅游PART的事,告诉她们。文娟:『那不算啦,那是你被强奸的。我是说同时作爱。』我:『那就三个。』明娟:『那怎么作?』我:『用说的说不清楚,实际摆位置一次。』

  接着,我就仰躺在床上,要文娟跨跪在我下半部,让她小穴插入鸡巴,再要明娟与文娟面对面,跨跪在我胸前,与文娟抱着,我说我用手指插她小穴,再要雅娟趴着,将她小穴对准我的嘴巴,让我舔她的小穴,我说就这样,一个跟三个作。文娟:『那我们现在就作一次。』她一说完,就将双手搭在明娟的肩上,用力的将屁股上下抽插。文娟:『啊啊……嗯嗯……啊啊……舒……服……啊啊……』

  我就用手指,开始对明娟的小穴,发动进攻,并主要揉她的阴核,明娟似乎对这样的方式,感到刺激,小穴不断流出淫水。明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用嘴对着雅娟的小穴,只吸她的阴核,不敢深入她的阴道内舔,她也似乎很陶醉。雅娟:『嗯嗯嗯……辉哥……嗯嗯……好……舒服……嗯嗯……』

  三人除了文娟自己按自己的节奏抽插外,我则对明娟,作积极的抽插,雅娟则轻轻的吸舔。明娟对这样的方式很敏感,反应很激烈。明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雅娟:『嗯嗯嗯……嗯嗯……嗯嗯……』文娟:『啊啊……好……爽……啊啊……』就这样,肏了一阵后,明娟就要高潮了,我再一只手用力揉她阴核,一只手抽插他的小穴。

  明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就躺在旁边,身体抽慉了几下,小屄流出阵阵淫水出精了。雅娟:『我不玩了,咩咩好痒。』她就起身了。

  这时,我就将文娟翻身,用很快的速度,猛插她的小穴。文娟:『啊啊啊……太……啊啊……刺……啊啊……激……了……啊啊……』我就跟昨天肏雅娟一样,根本不理她,一直抽插她,当是泄欲工具,抽插到射精为止。所以,文娟不断的扭动屁股。文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小穴,已经冒出很多淫水了,身体不停打哆嗦,似乎已经高潮,但我还是继续抽插。文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似乎要将,今天当男佣的怨气,发泄出来,在猛烈的抽插后,将精液射进文娟的小穴中,文娟举起她无力的手搥打我。文娟:『你……要死了啦……插那……么大力……』我:『我就是想播种在你的身上。』

  结果,晚上十点多,她们都说累了,要回家,我就一一送文娟与明娟回家,结束这两天,充满性爱的日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